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茶叶分类茶叶分类

大泽龙蛇第21章:一个小姐的冒险买卖[白灵芝茶]

大泽龙蛇第21章:一个小姐的冒险买卖[白灵芝茶]的作者牟振华 牟振华 发布时间: 2022-06-17 08:03:59 茶叶分类77人已围观

简介兰云冬在一个墙角观察着,见四周再没有其他可疑的人,便远远地随着算命先生拐进了小巷,他要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标题:

大泽龙蛇第21章:一个小姐的冒险买卖

本文关键词:白灵芝茶

一条狭窄的小巷。白灵芝来到巷口,转身拐进了小巷。秦铁口手提算命招牌也尾随到跟前,稍稍停顿了一下,也跟着拐进了小巷。

挎竹篮的黑姑娘被黑文女远远的盯着,警惕的看了一下四周,也尾随着拐进了小巷,很快就消失了。兰云冬在一个墙角观察着,见四周再没有其他可疑的人,便远远地随着算命先生拐进了小巷,他要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江边沙滩。江水轻轻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溅起团团雪白的浪花。江风习习拂面,带着淡淡的水腥味,洗人心肺,顿感浑身清爽。

一片细细的沙滩上,游人如织。沙滩一角,撑着一个高大的遮阳伞,伞下面放着一个小桌,桌上摆着茶壶茶碗和果盘。桌两旁放着两张藤椅。

头戴遮阳帽的菲菲和头戴礼帽的山前岭对面坐着,欣赏这江面的旖旎风光……

菲菲倒了一杯茶,递给杨又信。山前岭喝茶的当儿,菲菲把那张关防放在桌子上。

菲菲:“山老板,东西我给你带来了。”

杨又信放下茶碗,拿起那张关防看了一眼:“我说菲菲小姐,你当真要做这笔生意啊?”

菲菲:“哪还有假啊?你当我没事逗你开心哪?”

山前岭:“你说你这个人,好好的记者不做,偏做这种冒险的买卖干什么?你也不像缺钱花的人哪?”

菲菲:“不缺钱花,也不嫌钱多。”

山前岭:“缺钱化你给我说一声,何必去冒这种风险。”

菲菲:“山老板的好意我谢了。可是锥子不能两头尖,要赚钱,就不怕冒险。”

山前岭:“赚钱的事多了,何必一定冒险。”

菲菲:“货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山老板答应的事可不能反悔啊!”

山前岭吃惊地:“这么快?哪里吃进的货?”

菲菲狡黠的一笑:“暂不告诉你,这可是商业秘密。”

山前岭:“菲菲小姐手眼通天啊!”

菲菲:“什么时候把货交给你?”

山前岭为难的:“我原来只当你是玩笑话,就没有当真。你突然提出交货,我还没有找到买主呢。怎么脱手?”

菲菲:“这样吧,你先验货,何时脱手,随你。”

山前岭:“你这么信得过我?”

菲菲:“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信不过山老板还信谁?”

山前岭:“好吧,那就先看货。”

菲菲兴奋地道:“一言为定!”

两人握手,彼此都很兴奋。

一对情侣手拉手走来,看着俩个人,男的感慨地说:“这年头什么都时兴‘晚’啊!”

女方一楞,不解的:“什么‘晚’?”

男方诙谐地:“喝个晚茶,摆个晚宴,结个晚婚,娶个晚辈……”

菲菲狠狠地瞪了那对男女一眼,索性气气他们,她突然站起来,抱住山前岭的脖子,使劲地在脸上亲了一口。

山前岭尴尬地愣在那里……

大泽龙蛇第21章:一个小姐的冒险买卖

白灵芝带着秦铁口转了两圈,来到一个小巷。小巷出口处是一座古老的庙宇,庙宇上方挂着一块蓝底金字的匾额,上面写着:“三圣母庙”。庙前临时搭起一座类似地摊似的戏台,也许是为了祭奠三圣母的缘故,戏台上唱的大戏是宝莲灯。戏台前坐着不少观众,后面站着的人往前挤着,一个穿黑衣服的警察在维护场子。

白灵芝出了小巷一直朝三圣母庙走来,算命先生秦铁口鬼鬼祟祟、左躲右闪的走着,不时的瞅着四周,一直尾随着白灵芝也向圣母庙走来。

黑姑娘黑文女挂着竹篮,远远地盯着秦铁口,兰云冬远远地跟在黑文女后面,注视着事态的发展。白灵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回头瞟了一眼突然改变了主意,从戏台后面穿过,往南一拐,又进了另一条小巷……

码头旁边的一条小路上,山前岭和菲菲并排走着,小三子在后面不远处跟着。

菲菲:“听说你最近新收了一个小伙计?”

山前岭警觉地道:“你怎么知道的?”

菲菲狡黠地笑笑:“听我干姐夫随便说的。那次说到你的为人,他说你为人厚道,乐于助人,把一个坠山受伤的人救回来了。”

山前岭笑了笑:“那是一个云南的客商,人家正在我家养伤,怎能当小伙计用?再说,即便我有心收留,人家也不一定愿意干呢!”

菲菲不以为然地说:“做生意赔了本,他还能干什么?怕是连老家也回不去!你对他有救命之恩,又肯收留他,做梦娶媳妇,往哪找这美事?还不把他美死!”

山前岭不置可否地说道:“萍水相逢,人心难测啊!”

菲菲趁机说:“你把他交给我,这趟生意就让他参与如何?”

山前岭警觉地道:“怕不妥吧?你就不怕生意砸了?”

菲菲:“人心都是肉长的,他还没有报你的救命之恩呢,岂会坑我?就这么定了!”

山前岭:“这么说你早就打他的主意了?”

菲菲自知失言,赶忙以守为攻地说:“你这双眼真是不揉一点砂子,净把人往坏里想。你不是说‘萍水相逢’人心难测’嘛,我是在替你考验他!”

山前岭看菲菲执意如此,知道是早有预谋,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就没有再说什么。

白灵芝离开圣母庙后,突然向一条胡同口走来。这是一条窄长的小巷。巷口钉着一块旧木牌,上面写着“鄢家胡同”几个字。看得出,这条胡同非同一般。此刻,也许是人们都去看戏的缘故,胡同内空空荡荡,不见一个人影。

胡同延伸到一个狮子门楼处,向里面一拐弯,白灵芝不见了。算命先生秦铁口赶忙藏在门楼墙角,侧身往东窥视。兰云冬跟在后面左右观察了一下,早已不见了黑姑娘的人影,暗暗替白灵芝着急,心中想道:“那村姑说不定还不知道有人跟踪呢,黑姑娘不在,没人接应太危险了,我得想法接应她。”

兰云冬也闪进一家门口,注视着算命先生秦铁口。

狮子门楼下的黑漆大门虚掩着,白灵芝突然回头,又回到狮子门楼下,推开虚掩着的黑漆大门,闪身进去,随手关紧了大门。算命先生秦铁口快步走到黑漆大门前,推了推大门,没有推动。

秦铁口焦急地扶着黑漆大门,脸贴着门缝向里窥视……

兰云冬也在胡同里另一个门口焦急地观察着,心里想道:“这家大门里的人非倒霉不可,这算命先生肯定不会和他们善罢甘休,村姑不像这家的人,可她为什么要进这家门呢……”

兰云冬正在替这家主人担心,身后传来脚步声,小三子从胡同口匆匆走来。兰云冬听到脚步声,回头一看见是小三子,不由得楞住了。小三子几步走到兰云冬跟前:“阿冬,你果然在这儿。”

兰云冬惊奇地:“阿三,你不是在家里吗?怎么也到这儿来了?”

小三子:“你走了以后不久,老板来电话说他新谈妥了一笔生意,叫我到飞云镇找几家老客户打听一下路子,我就来了。”

兰云冬怀疑地问:“你怎么找到我的?”

小三子一脸坦诚:“我哪里找得到?来时阿艳叫给她捎东西,我在胡同口一个铺子转悠,看到一个人影像是你。我才来这儿找的。”

兰云冬:“老板谈成了一笔什么生意?”

小三子:“进了一批桐油,还捎带了几箱西药,都是热门货。唉,对了,你在这里干什么?跟我到庙会上去转转吧。”

兰云冬看了看远处的狮子门楼,有些为难:“你先去吧……”

小三子拍拍兰云冬的肩膀,说:“老兄,老板私下对我说,他很看重你,想叫你跟着看看行情,趟趟这一带的生意路子。我看山老板是想留你在景薰第里,将来得意了,不要忘了老弟。快走吧。”

兰云冬无可奈何地说道:“好,我们走吧。”

狮子门楼那里,秦铁口手扶着黑漆大门,还在脸贴着门缝往里看着。只见胡同那头人影一闪,黑姑娘黑文女挎着竹篮出现了。秦铁口只顾往里面看,全然没有发现黑文女的到来。黑文女贴着墙根往前走了几步,从竹篮里摸出一只飞镖,“嗖”地一声朝秦铁口甩去。

“哎呀!”秦铁口猛地尖叫了一声,紧接着,又是一阵杀猪般的嚎叫。一只带着红缨的飞镖,把秦铁口的左手牢牢钉在黑漆大门上。

与此同时,一个黑影从远处的墙上飞出,村姑打扮得白灵芝落在地上,朝黑文女使了个眼色,两个人迅速地在胡同另一头消失。

黑漆大门“吱”的一声打开了,一个人管家什么样的人出门便骂:“谁他妈吃了豹子胆,敢在这里胡闹!”

管家突然发现被钉在大门上的算命先生秦铁口,火不打一处来:“你他妈寻死也不找个地方,敢在这里讹人?!”

秦铁口嚎叫着:“不是……不是的……”

大泽龙蛇第21章:一个小姐的冒险买卖

鄢家胡同里,兰云冬和小三子吃惊地看着狮子门楼发生的一切。兰云冬松了一口气,一脸兴奋;小三子摸不清情况,一脸惊愕……

小三子拉了拉兰云冬:“快走,咱们少管闲事,免得招惹麻烦。”

兰云冬:“那个黑漆大门是什么人家?”

小三子:“禁烟委员会刘主任府上。算命的不识相,自找麻烦。走吧!”

兰云冬笑了,他突然间对村姑和黑姑娘钦佩起来。他跟着小三子,两人匆匆走去……

小三子把兰云冬带到了码头边一个叫“香泉居”的茶馆。这个茶馆颇有点名气,很多来往的客商经常在这里落脚、谈生意。山前岭也经常光临这个茶馆,一来二往的就和这里的人熟悉起来。

果然,茶房看得小三子和兰云冬过来,远远就客气地招呼。

小三子:“我约的‘恒源货栈’的大伙计呢?没有来吗?”

茶房:“他来了,等了一会不见你回来,就先走了。”

小三子有点着急的问:“他没留口信吗?”

茶房:“没有留,一个客商来找他,看样子很着急,一个劲的催他去看货,他就走了。”

茶房一边说一边重新沏上茶,说:“你先喝茶,说不定他一会就会回来的。”

小三子无奈,只好坐下喝茶。兰云冬问道:“这恒源货栈是做什么生意的?”

小三子:“恒源货栈可有点来头,是省里参议员花老三的恒源号的一个大分号。”

兰云冬故意试探的问道:“咱们经常和这样的商号做生意吗?”

小三子:“那要看什么情况。这笔生意是和老板新结识的一个小姐做的,听说挺有来头的。”

兰云冬听说是个小姐,觉得有点奇怪,就问小三子:“哪里来的小姐?什么来头?”

小三子:“那我就说不清了。”

兰云冬笑笑:“那你怎么就断定她一定有来头?”

小三子喝了口茶,狡黠地一笑,说:“我跟老板这么多年,这双眼睛是用来出气的啊?”

兰云冬故意激他:“眼睛当然不是用来出气的,可嘴是用来吹大气的啊!”

小三子不服气的:“我见过的生意场面多了,生意场上,老板从来没有折过腰。对了,这就是人们常说的不为五斗米折腰。可是,这次……”

小三子欲言又止……

兰云冬:“这次老板折腰啦?”

小三子挥了挥手,自我掩饰的说:“这也不能算是折腰。”

兰云冬:“唉,到底怎么回事?别卖关子了。”

小三子:“这次生意做得有点勉强。我看老板有点不太乐意。”

兰云冬:“不乐意就不做唄,勉强什么。”

小三子:“哎!要不就说这人有来头。老板好像对她特别客气,她说什么老板就听什么,弄得一点脾气都没有。这可不是老板一贯的的作风。说实话,我还没有见过谁敢勉强老板的。”

兰云冬故意不以为然的笑笑:“生意场,女人总是好说话的。”

小三子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你还不了解老板。”

兰云冬劝解的:“以山老板的精明强干,总还不至于栽在一个女人手里。你就放心吧,我相信这当中一定另有原因。”

小三子又喝了一会茶,总觉得不放心,就对兰云冬说:“我还去找一下恒源货栈的大伙计,你在这等着,不要跑散了,回来找不着你。”

兰云冬点点头:“好,我等你。”

小三子又叮咛了几句,才站起来离开小茶馆。

大泽龙蛇第21章:一个小姐的冒险买卖

白灵芝茶

大泽龙蛇第21章:一个小姐的冒险买卖[白灵芝茶] 创建时间:2022-06-17 08:03:59

很赞哦!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