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茶叶分类茶叶分类

大泽龙蛇第25章:小七妹怎么成[白灵芝茶]

大泽龙蛇第25章:小七妹怎么成[白灵芝茶]的作者朱丹蓉 朱丹蓉 发布时间: 2022-06-17 08:03:59 茶叶分类74人已围观

简介保安团的操场上,达一江身穿单衫,手中一把大刀耍得飞快,几个马弁在一旁拍手叫好。几个人正议论着,二杆带着一个生意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原标题:

大泽龙蛇第25章:小七妹怎么成了游击七支队的刘队长?

本文关键词:白灵芝茶

保安团的操场上,达一江身穿单衫,手中一把大刀耍得飞快,几个马弁在一旁拍手叫好。一马弁赞叹地说:“瞧,司令这刀法真绝!”

另一马弁:“听说是夫人教的,武当真传。”

马弁:“瞎说,听说过武当剑,没听说过武当刀。”

“你知道什么?刀剑一路。”几个人正议论着,二杆带着一个生意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这个生意人模样的来客是恒源号的大伙计。大伙计老远就喊:“司令好身手!”

达一江收住刀,把大伙计让到木凳上坐下:“你这么早过来,一定是那批货出手了。”

大伙计笑笑:“司令猜得真对,我就是来送货款的。”

达一江接过单子看了一眼,失望的:“就这么点红利?还不够弟兄们摩鞋底的!”

大伙计:“这种大路货红利低,司令以后要吃进点紧俏货,才能一本万利啊!”

达一江:“紧俏货现在可不好弄,上面查得严了,很多路子都断了。”

大伙计:“司令说笑话,怕是紧俏货不给敝号做吧?”

达一江:“哪里话?我们是什么交情?”

大伙计诡秘地一笑:“话说到这份上,我也就不瞒司令了。敝号刚吃进一批西药,听说就是朱参谋长用亲戚的名义做的。他有办法,司令会没有办法?你这是糊弄我玩的吧?”

达一江一听急了,赶忙追问:“他真在你们那走西药?”

大伙计看达一江的表情,自知失言,赶忙圆场:“戏言,戏言!”大伙计怕达一江再问什么,赶忙告辞。达一江看着大伙计那欲盖弥彰的样子,心里什么都明白了。

送走大伙计,达一江叫住二杆,悄声说:“骑我的马,立刻去正家寨,把这个情况告诉夫人。他妈的,上次他截老子的货,没想到他也走私违禁品,老子这次叫他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二杆气愤地说:“没想到他这次会犯到老子手里,我一定要报这一枪之仇!”

达一江:“叫夫人好好安排一下,不能露了马脚。”

“明白。”二杆答应一声跑了。

大泽龙蛇第25章:小七妹怎么成了游击七支队的刘队长?

山前岭带着兰云冬来到码头边的香泉居小茶馆,茶房客气地迎接:“山老板,您里面请。”

茶房把山前岭让到一个清静的地方,沏上茶,摆好果盘,客气地说:“您慢用。”

山前岭:“你先忙着,我有事再招呼你。”

“好咧!”茶房答应一声离去。

喝了两口茶,山前岭歉意地说:“阿冬,你刚来,就让你去做这趟生意,真不好意思。”

兰云冬:“那里话,蒙山老板相救,尚无报答,做这点事情是应该的。只是怕做不好,有负山老板的一片苦心。”

山前岭:“这是咱替一个客商出手的一批货,你只代表咱景薰第随货同行,货主跟着,一切听她的就行了,别的什么都不要问。”

兰云冬有点不解地问:“出手货物都要帮人送吗?”

山前岭:“这是生意场上的规矩,分本地交货和异地交货。本地交货价格低得多;异地交货,就是按买方指定的地方交货,路上难走一点,要保证把货送到,货到付款。当然,价格要高得多。对方要求异地交货,我们只有送货了。”

兰云冬似乎意识到了点什么说:“这么说是怕路上不好走了。”

山前岭坦率地说:“是这么个意思。不过你不要担心,货主很有点来头,她会有办法的。”

兰云冬:“哦,原来是这样……”

山前岭欲言又止地:“其实……”

兰云冬:“山老板尽管直言。”

山前岭:“其实你对这一带并不熟悉,小三子和阿引比你更合适,只是货主坚持要你去……”

兰云冬看着山前岭,若有所思:“山老板明显地在向我传递某种信号,看来他有难言之隐,这不是一趟普通的生意……”

山前岭看到兰云冬迟疑,问道:“有难处吗?”

兰云冬:“老板放心,相信我会应付得了。”

山前岭像长者嘱咐孩子一样,说:“眼下不太平。情况复杂,凡事要多想想,早去早回……”

兰云冬从山前岭那深邃的目光中读懂了一切,使劲地点点头。

江边码头上,两只乌篷船静静地停在那里。菲菲一身短打,收拾得干净利索,在岸边东张西望,焦急地等待着。

兰云冬被山前岭带到江边码头。菲菲看到俩人过来,赶忙上前:“这就是东方先生吧?”

山前岭赶忙给兰云冬介绍:“这位就是货主菲菲小姐。”

兰云冬客气的拱拱手:“幸会,幸会!”

菲菲打量了一下兰云冬,见兰云冬一表人才,不禁产生了几分好感,诙谐地说:“你老板把你交给我,从现在起,你可要听我的啦!”

兰云冬打量着这个有来头的女人,应酬地说:“老板安排了,我会听小姐调遣的,您尽管吩咐吧。”

菲菲莞尔一笑,带着几分豪气:“出门在外不要客气,我看咱们年龄也差不多,一路上你叫我菲菲好了。”

兰云冬:“哪里,小姐就是小姐!”

菲菲耍起了小姐脾气:“我说过,叫我菲菲!”

山前岭解嘲的:“听菲菲小姐的吧。”

兰云冬:“那就不恭了,菲菲。”

菲菲对山前岭诡秘地一笑:“好,山老板,这就算交割了。”

山前岭拱手告别:“一路顺风!”

大泽龙蛇第25章:小七妹怎么成了游击七支队的刘队长?

夕阳西下,几缕山岚从山谷中袅袅升起。山岚升起处,若隐若现地露出崇山峻岭中的一个小山村。

小山村的规模不大,密密层层的树林中隐隐约约散落着几户人家。走到跟前才能发现密林中露出的租竹篱茅舍。

茅舍旁边,看到一个流动哨。再仔细看去,通往村里的路口也有隐蔽着的哨兵。山坡上,可以看见一个山里人背着竹篓、手拿药锄正在采挖草药。山农旁边,有一个年轻的红军女战士。显然,女战士是和山农一块来采挖草药的。

一群山羊悠闲地在树丛中穿梭,给这个隐秘的小山村增加了几分宁静和安详。从哨兵的密集程度可以看出,这个隐秘的小山村里,隐藏着一支高度警惕的部队。

靠山坡那边的一排简陋的山村茅屋内,摆着粗糙的木桌、木凳和一些简单的家具。一张竹床上躺着一个身穿便衣的重伤员。重伤员头缠纱布,胸口处也缠着纱布,处在昏迷状态,断断续续地说着胡话。

竹床前站着一个身穿军装的中年女人,正在不停地用一块毛巾热敷重伤员的额头。看得出,她满脸焦急。

这个重伤员就是被打散的兰云县委书记黄同,站在旁边的中年女人就是浙西红军游击大队第七支队的刘队长,人称小七妹。一个女战士捧着捣好的草药进来,她是支队的卫生员,也是小七妹的警卫员,名叫毛妹。

毛妹一边捣药一边为难地说:“支队长,光靠这草药不行呀!他高烧不退,要是有点抗生素就好了。”

小七妹:“我已经派人出去买了,现在还没有一点消息。眼下只能先维持着了。”

毛妹:“这人身份不明,咱们支队的伤号也没有药品,还得经常转移……怎么办哪?”

小七妹:“这人肯定是我们的一个重要同志,清理战场时,我分明听到警卫员临牺牲时叫他黄书记……”

黄同身体微微抽动了一下,似乎醒了,只是感到一阵恍惚,眼前各种画面乱飞:

山林中。一场激战正在进行着,双方打得异常激烈……

毕三带着四中队隐蔽在树林中,仔细的观察着,显然,敌人还没有发现他们。

黄同带着两三个人也隐蔽在离四中队不远的地方,看得出,随行的两三个人特别注意黄同的安全。始终和四中队保持着一定距离。

队员贾来和许立趴在毕三旁边,看到眼前的场面有些焦急。贾来:“队长,打吧 !趁敌人没发现我们,正好从侧翼进攻。”

毕三仍然观察着,没有吭声。许立见毕三不说话,也建议:“打吧,从侧翼打一下,掩护大队长他们撤退。敌人咬上他们了,很难脱身。”

毕三:“别说了,你们知道什么?没看到县委黄书记跟着我们突围吗?保护黄书记要紧!”

贾来:“那我们怎么办?得想法突出去啊!”

毕三:“听我的,拐回去,从那边走。”

许立:“那面能冲出去吗?”

毕三:“我知道一条路,从哪里走可以到婺江地界。那里就比较安全了。”

贾来和许立听毕三如此说,又看了看远处的黄同一行,也就顾不得再说什么。

毕三带队朝另一个方向走去。黄同几个人是跟着四中队突围的,也只有远远地随着离去。

黑夜中,借着夜幕的掩护,毕三带着四中队来到通往婺江的一个山口。可是,千算计万算计,毕三怎么也没有算计到赵黑子的队伍就埋伏在那里。按照桂五行的布署,达一江把赵黑子放到这里,是为了堵截白灵芝的。没想到毕三给撞上了。

赵黑子看到毕三的队伍走近,喊一声:“打!”埋伏的队伍一齐开火……

毕三被突如其来的打击弄得摸不清头脑,惊疑的:“他妈的,这里怎么会有队伍?”

双方激战着。毕三支持不住,边打边往回撤,赵黑子带人紧紧咬住不放,情况万分紧急……

就在这时候,突然山界口又是一阵枪响,赵黑子的队伍后面一片大乱,小七妹带队冲了过来。赵黑子大吃一惊,赶忙组织兵力回头对付小七妹。毕三看到这种情况,知道有人接应。他不知道是谁接应的,也弄不清是怎么接应的,掉头趁机撤走……

双方猛烈的激战着,小七妹的队伍异常勇猛,赵黑子的队伍伤亡惨重。连长小狗子爬到赵黑子面前:“营长,碰上真正的红军主力啦!快撤吧,再打下去我们就完蛋了!”

赵黑子疑惑地:“不对吧,领头的是个女的,象是母豹子。”

小狗子:“肯定是母豹子和主力红军汇合了,你看这狠劲,再晚就撤不下来了!”

赵黑子一挥手:“撤,撤!”队伍听到赵黑子说撤,四散奔逃……

山界口前阵地上,小七妹带人打扫战场。黄同身负重伤,昏迷不醒;两个随员躺在他旁边牺牲了。身受重伤的警卫员吃力的往他跟前爬着……

一战士向小七妹报告:“支队长,那边有两个人还活着,看样子像我们的人。”

小七妹:“哦,去看看。”

警卫员终于爬到了黄同跟前,吃力的叫了一声:“黄书记……”

小七妹走到跟前,警卫员已经合上了眼睛。小七妹摸了一下黄同的鼻子,说:“这人还活着,赶快抬走。”

几个战士上前,一个战士背起黄同……

山村茅屋内,黄同又昏迷了过去。毛妹一边给黄同的伤口敷药,一边和小七妹交谈。毛妹:“既然叫他黄书记,又带着警卫员,一定是哪个地下县委的书记,撤走的一定是游击队的人。”

小七妹:“我们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治好他,既然是一个县的主要负责同志,那一定掌握不少重要情况,对我们下一步的行动会很有用的。”

毛妹:“支队长,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呢?”

小七妹:“总部叫我们留下来坚持在这一带的斗争,下一步我们要联系婺江的游击队,重建根据地。”

毛妹:“我们找了好多天,都找不到婺江的游击队,看来,婺江的游击队真的被他们打散了,失散的人一下子恐怕聚不起来。”

小七妹思索了一下:“婺江失散的同志一时聚不起来,这个黄书记说不定是一条重要途径……”

大泽龙蛇第25章:小七妹怎么成了游击七支队的刘队长?

白灵芝茶

大泽龙蛇第25章:小七妹怎么成[白灵芝茶] 创建时间:2022-06-17 08:03:59

很赞哦! (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