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茶叶分类茶叶分类

(106)《雄关漫道从头越》第106章[军品兰馨茶]

(106)《雄关漫道从头越》第106章[军品兰馨茶]的作者帅雨梅 帅雨梅 发布时间: 2022-06-16 14:30:36 茶叶分类65人已围观

简介郑辉听李浩如此说,便立即表明自己的态度,他很清楚李浩说的是大实话,在当下这种敏 感时期,一 把 手的调整还真不是李浩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事。至于

原标题:

(106)《雄关漫道从头越》第106章

本文关键词:军品兰馨茶

梅雪飘飘2021-07-27 15:18

(106)《雄关漫道从头越》第106章

“这个你放心,我会服从组织安排。”郑辉听李浩如此说,便立即表明自己的态度,他很清楚李浩说的是大实话,在当下这种敏 感时期,一 把 手的调整还真不是李浩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事。

“那就好!至于查内鬼,也不是你个人的事,这是省局的一项重要工作。老郑,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专案组不会因为国地税合并就停止调查,为了便于后续工作的顺利开展,专案组的领 导成员会做出相应调整,但具体办案人员不会变动。”李浩思考着,“目前案件之所以停滞,主要是没有找到新的突破口。”

“是啊,我们都没有想到对于已核实的税款,姚娟全部承担了责任,海宁进出口公司也在第 一时间缴清所欠税款和罚款。”郑辉也坦诚地讲自己的看法

“现在已经有人提出孙卫国写的匿名信极可能只是其个人的推测。也就是说,滨海地税局没有所谓的内鬼,这些事都是海宁进出口公司所为。”李浩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又迅速展开,这细微的表情变化,假如不有意观察,是不会引人注意的。

“如果真是孙卫国的推测,为什么会有人要他死?”

“对于这一点,杨厅长也说了,这会是一桩悬案,也包含这样的潜台词,不排除苏忠民在撒谎。”

“在没有责任的情况下,苏忠民根本没必要撒这个谎。更何况,是他寄信给我。”郑辉自言自语,“一个漆黑的暴雨夜,一个监控的盲区,一段没有目击证人,没有路灯的公路,一双红色雨靴,一件遮盖了全身的军用雨衣......怎么听,怎么都像是电影电视剧的情节。”郑辉神情变得特别严肃,“这还真的陷入僵局了!”

“没错,至于姚娟还有没有隐瞒未说的事,都要由以后取证的进度和结果决定......”李浩缓缓说着自己的想法......

冯国庆省城的家,客厅里只亮着落地灯,沙发上放着一堆叠好的全家人的四季衣服,张兰馨戴着花镜缝周洁英羽绒服衬里。茶几上放着盛满了各色扣子的小盒,剪刀,针线。

冯国庆拿着雨伞进家,看到母亲还没有睡,他边换鞋边道,“妈,你咋还没睡?”

“你没回来,我睡不着!”

冯国庆把雨伞撑开放在阳台上,疲倦地搓着脸,看到母亲正缝的羽绒服,“妈,别缝了,洁英早就不穿了。你就是缝好了,她也不会要。”

“不是给她,我这次回来,看见小区里新放了几个捐献衣服的柜子,就把家里的衣服翻了一遍,把开线少扣子的,全给补上,回头捐了。咱们国 家这么大,穷人还多的很。”

冯国庆边听母亲讲话,边进卫生间洗完手。回到客厅,他随手翻看衣服,拿起一件男式旧白衬衣,“妈,这件不能捐,这是你给我买的第 一件的确良衬衣,我还要留着做纪念呢。”

“好,这件少了颗扣子。”张兰馨缝好羽绒服,叠衣服,“我记得买这件衣服的那个月,就好像约好了似的,我刚领完45块7毛6的工资,杂七杂八的事就来了,先是你两个哥哥要钱修房,接着你姑姑要钱给孩子看病,紧跟着你舅舅又来信要钱,说要给你姥姥买换季衣服。等我把这些钱都寄完了,再一看,得,就剩下不到6块钱了。这件衣服是5块,如果再给你买,那咱娘俩一个月就喝西北风吧。”

冯国庆坐在张兰馨旁边,“我记得妈拿着6块钱,对我说,儿子,下个月妈发了工资再给你买衣服。”

“你说,行!儿子,妈有时就在想啊,我这辈子咋这么有福,生了你这么一个懂事的孩子。你小时候,我把自己的旧衣服改了给你穿。你长大了,我又把你爸的旧衣服改了给你穿。你都是给啥穿啥,从来不挑剔。”

冯国庆笑道,“我不是不想挑剔,是怕你不要我了。”

张兰馨不解了,“我为啥不要你?”

“妈忘啦,那时有好多人给你介绍对象。我当时特怕你结了婚,会让我住姥姥家。”

张兰馨笑了,“噢,我明白你为啥对那些人特别不礼貌了,原来是藏着小心思啊。”

冯国庆自我调侃,“没办法,谁叫我是弱势群体呢。”

张兰馨笑着打了冯国庆一下,拿白线,纫针。

“我来!”冯国庆从母亲手里拿过针线,纫好针,递给母亲。

冯国庆默默地看母亲缝扣子,稍想,起身进厨房,很快拿着一把塑料笤帚出。

“你拿笤帚干啥?”

“给你做个纫针器!”

冯国庆用剪刀剪下几根塑料丝,将一根塑料丝对折,拿起一根针,再把对折的塑料丝穿过针孔,将线穿过塑料丝的环,拉动塑料丝,线被带过针孔。冯国庆边做着上面的示范,边小声解释,“妈,你看,就这样轻轻一拉,线就穿好了。”

“这个办法好!这个边法好!”张兰馨是连连赞叹

“我先给你剪几根放在盒子里,等都用坏了,你再剪就是。”

“好!”

冯国庆把笤帚送回厨房,出来时端着两杯水。冯国庆坐在母亲旁边,喝着水,看母亲缝扣子。

“妈,你那时每个月工资就没有一点结余吗?在我记忆里,咱家过得老是特别紧张。”

“几乎没有,除了给老人,还有你两个哥哥。你爸的七大姑八大姨也时不时地要,杂七杂八的下来就剩不了几个了。”

“也是,爸的老家实在太穷了,到现在也没有脱贫。”

“要想脱贫,除了国 家有好政策,当地有好领 导,关键是本人要勤劳,能吃苦,肯学习。如果像你大哥和二哥早先那样,永 远也别想脱贫。”

“他俩咋啦?”

“那时你还小,他俩家总说没钱,日子苦,我就给他们些钱,让他们买羊,还特意告诉他们要买一对羊,可以到城里卖羊奶,下小羊。他们是买了羊,可没养多久,就杀了给吃了,说是每天放羊太麻烦。”

冯国庆忍不住地笑,“嗯,是我大哥二哥的作派。”

“所以这国 家和小家一样,不能只给东西,要给政策,送方法,派能人,改观念。”

冯国庆笑着轻轻撞了撞了母亲,开玩笑,“我妈真是一个智慧老妈!”

张兰馨同样笑着开玩笑,“那当然!”

张兰馨缝完扣子,冯国庆接过来叠衣服,她又拿起一件准备缝,随意说道,“你李玉阿姨晚上来电话和我聊天,说国地税合并后,李浩不当局长了。”

“嗯!他当党委书记,副局长。”

“那谁当局长?”

冯国庆:原来的省地税局局长周必争。

“周必争,这人咋样?”

“不好说,我过去和他没什么接触。到了滨海,接触比原来多了,但感觉不舒服,可又说不出为什么。”

“这人和人交往如果感觉不好,就说明气场不合,中间肯定有问题。”

“嗯!妈,我想调回省城。”

“又出啥事啦?”张兰馨停住手里的活,吃惊且紧张地看向冯国庆......

军品兰馨茶

(106)《雄关漫道从头越》第106章[军品兰馨茶] 创建时间:2022-06-16 14:30:36

很赞哦!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