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茶叶分类茶叶分类

大泽龙蛇第35章:小姑娘误打误[白灵芝茶]

大泽龙蛇第35章:小姑娘误打误[白灵芝茶]的作者宗旭尧 宗旭尧 发布时间: 2022-06-17 08:03:58 茶叶分类81人已围观

简介飞云镇街上,金岭老汉又挑着担着转了一会,在一个小街上停下,坐在一个石墩上吸旱烟。小芬:“打听清楚了,韩阿婆被关在祠堂里吊了几天,真是个铁打的硬骨

原标题:

大泽龙蛇第35章:小姑娘误打误撞救个参议员

本文关键词:白灵芝茶

飞云镇街上,金岭老汉又挑着担着转了一会,在一个小街上停下,坐在一个石墩上吸旱烟。刚吸了两口,只见孙女小芬匆匆的跑来,金岭老汉着急的问:“你爹呢?”

小芬:“他现在脱不开身,怕你着急,叫我过来先告诉你。”

金岭老汉:“你爹打听清楚了吗?”

小芬:“打听清楚了,韩阿婆被关在祠堂里吊了几天,真是个铁打的硬骨头什么也没说,今天特务们突然说抓错人了,就把她放出来了,这会恐怕已经回家了。”

金岭老汉吃惊地道:“这么容易就放了?”

小芬:“听我爹说是邬家出面保释的。”

金岭老汉:“邬家肯出面保一个下人?”

小芬:“听说在省里都上报纸了,邬家能不保吗?邬家大院的面子往哪里放?”

金岭老汉:“这韩阿婆好大的面子啊!”

小芬:“邬家的人吗,自然面子大啊!”

金岭老汉犹豫地:“这么看,她不像是游击队的人哪……”

小芬:“我爹可没有这么说,他说主要是报纸上登了,特务和邬家都害怕。”

金岭老汉:“等你爹脱开身来了,叫他把担子挑回家,我先回去了。”

小芬:“我爹叫你在家住一夜,明天再回去。”

金岭老汉:“下次吧,我得赶快回去。”

金岭老汉顾不得和小芬多说,匆匆而去……

大泽龙蛇第35章:小姑娘误打误撞救个参议员

深山客栈新造起的木板房里,摆着几张床铺,白灵芝在里面收拾东西,等待着金岭老汉的回来。金大娘领着几个人进屋休息,还从外屋拿了一筐栗子和山核桃。

金大娘:“你们慢慢吃吧,我到下面看看,说不定老头子该回来了。”。

金大娘刚出去,来佩尘夺过筐子就吃栗子,白灵芝有心逗他:“长颈鹿,先包包头上的伤再吃吧,发了炎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这可不能算是因战负伤,是给人打架斗殴受的伤。将来说不定还要背个处分。”

来佩尘丧气地:“算我倒霉。挨了这一家伙,以后还得给人家赔礼,真划不来。”

菊枫也咧着嘴说:“我觉得特务里面也没有这么厉害的,脖子差一点扭断。要不是队长来我更得倒霉了。要是赔礼,他得先给我赔礼,不然,我可不干。”

黑文女笑着:“我们不是把人家也捆得够呛吗?到时候还不知道人家干不干呢?”

白灵芝:“幸亏没有出事。我们也太鲁莽了一点。”她又称赞地说:“真是一条硬汉子,功夫也十分了得,到底是主力红军派来的。”

菊枫不服气地道:“这可不能怪我们鲁莽。情况这样复杂,我们还没有找到县委联络站就破坏了;他前脚走韩阿婆就被捕了;他和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还跟那个女人一块运西药,我们对他能不怀疑吗?能不恨他吗?”

黑文女:“叫我看他也应该吃点苦,以后才不敢小看我们游击队。再说,我们本来只是想考察他一下尽快给他联系上,他自持手段高强先动起手来,能怪我们吗?”

白灵芝瞪黑文女一眼“还嘴犟呢?你们气势汹汹的那个样子,像考察吗?感情用事,逼得我也只好出场了。”

黑文女嘻嘻笑了:“别忘了是你把他骗上山的,说不定人家倒不恨我们把你恨死了呢!”几个人不自觉笑了起来。白灵芝想了一下说:“虽然闹出点误会,却意外地知道了敌人在搞响尾蛇计划,这也是个不小的收获。”

来佩尘:“队长,我当时就没有听明白,特务们说的那个响尾蛇计划,到底是个啥阴谋呢?”

白灵芝耸动一下眉毛:“现在我们谁也说不清楚,特务们只是偶然露出这个情况。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也许,兰云冬自己现在还不知道。”

黑文女突然想到了一个情况说:“队长,韩阿婆怎么办呢?她那里要真是联络站的话,说不定是黄书记秘密安排的,一定很重要。朱无畏肯定要在周围布置特务,上级不了解这个情况,万一有人来联系岂不糟糕?”

菊枫:“不管怎么样,为防万一我们得想办法把韩阿婆救出来。”

来佩尘:“落进朱无畏这伙特务手里可不是那么容易救的,得好好计划一下。即便把阿婆救出来,也得想办法让县委知道这个情况,不然岂不麻烦。”

黑文女:“我派几个侦察员,想法在韩阿婆家附近找地方住下,特务们在里面盯,我们在外面盯。发现有人来联系,我们先截住,反正县委来的人我们认识,敌人不认识的。”

来佩尘:“这个办法虽好,可是你别忘了还有叛徒呢,叛徒可是认识我们的人,要是连在外面盯的人都认出来了,不是更麻烦么?”

来佩尘:“找地方落脚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再说,时间长了敌人也会怀疑。”

白灵芝静静地听着大家的争论,思考着没有说话。菊枫着急地说:“队长,到底怎么办你自己决定吧。”

白灵芝:“营救韩阿婆的事得把情况摸清楚以后再作决定;目前重要的是赶快给兰云冬同志联系上,让他也知道这些情况;从他那里也许能弄清楚韩阿婆的身份。”

来佩尘趁机开黑文女的玩笑说:“让阿娟再到竹马关去一趟吧,熟人好说话。”

黑文女:“好你个长颈鹿!,在三岩寺打了人家,现在拉我去垫背啊?我看还是队长去吧,人是她领来的,解铃还须系铃人嘛。她比我脸白兴许还有点面子,就是再打起来,至少也不会吃亏。”

外面传来了金大娘的声音:“你这个老头子怎么去了那么长时间才回来了?大伙都等着你呢,还不快点罗队长早就等急了!”

几个人闻声站起身,金岭老汉已经兴冲冲走进屋。只见他手里提着两条鲜鱼,脖子上还挂着两瓶酒。黑文女赶忙上前接住:“大伯,你这是干什么啊?”

金岭老汉:“有喜事,有喜事,要喝两盅庆贺庆贺。”

菊枫性急地:“到底啥喜事啊?快说吧。”

金岭老汉:“韩家妹子放出来了,这不是喜事吗?打听到这个消息,不值得庆贺吗?”

众人都惊愕了……

白灵芝感到突然:“大伯,你打听清楚了吗?”

金岭老汉:“小芬她爹从邬家大院打听出来的信,还会有假吗?狗东西们把韩家妹子吊了几天,她真有骨气一点都没漏风,狗东西们说抓错了……”

白灵芝:“抓错了?”

金大伯:“那只是个借口,省里面报上登了韩家妹子的事,特务们和邬家都害怕,邬家出面作保,就把人放出来了。”

白灵芝惊奇地:“登报?邬家作保?”

黑文女:“这事还闹大了呢,说不定真有点背景。”

白灵芝:“有一种可能,上级组织设法营救的;还有一种可能,敌人欲擒故纵。不管那种情况,都说明韩阿婆确实是我们的人。”

菊枫:“赶快把阿婆转移吧,免得夜长梦多。”

黑文女:“反正放出来了,等打听清楚再说。”

来佩尘:“奇怪,抓得急,放得快。”

金岭老汉:“都愣着干吗?人放出来了总比关着强,都动手今天打牙祭,高高兴兴。”

白灵芝:“好,对,大家一起动手。”

尽管有些疑虑,但这个消息毕竟给大家带来了欢乐,几个人七手八脚地忙了起来……

大泽龙蛇第35章:小姑娘误打误撞救个参议员

白灵芝和黑文女到外边石槽旁洗鱼。这是深山里特有的一种取水方法,一根又一根的毛竹连在一起,把山上的溪水引到石槽里。溪水从竹筒里流下来,落到石槽里,发出悦耳的叮咚声。

洗着鱼,黑文女又想起来兰云冬的事情,忍不住问白灵芝:“大队长,兰云冬是被景薰第老板救回来,又留在景薰第当伙计的。那敌人怎么会一直盯着他呢?这景薰第会不会有什么问题?那山老板知道不知道兰云冬的身份?要是知道的话,那山老板是不是敌人的特务?”

白灵芝:“我也在想这个事情,那天咱们俩第一次到竹马关的时候,我偶尔在远处看到那个山老板,觉得有点面熟。当时因为离得太远看的不是很清楚,也来不及细想,这会儿我想起来了。”

黑文女吃惊地:“你认识他?”

白灵芝想了一想,说:“那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次我到云州去找红九团,红九团转移了,没有找到……”

白灵芝的脑海里隐隐约约地浮现出当年的云州城……

云州城外大路上,年轻的白灵芝化装成一个小伙子在大路上慢慢走着。城门口外,白灵芝来到路边一个小茶馆,坐下喝茶。

小茶馆生意不好,冷冷清清,卖茶的是一位老者,面目慈祥。倒上茶和白灵芝闲聊起来。白灵芝:“老人家,这云州住得有队伍吗?”

老者:“住得多了,今天这个来,明天那个走,来来往往的不断线啊。”

白灵芝:“听说也有红军?”

老者:“你是说红九团吧?前一段时间他们攻打县城,打了一天一夜才拿下了城,还招了不少兵呢。”

白灵芝兴奋地道:“这会还在吗?”

老者:“后来,他们和国军打了一仗就撤了,国军又占领了县城。”

白灵芝失望地:“听说他们去哪了吗?”

老者:“那就不知道了。”

白灵芝失望地告别了老者,起身向城里走去。

白灵芝垂头丧气地在县城大街上走着,抱着一线希望寻找,她不相信打探不到一点消息。恰巧这时候山前岭身穿长衫、头戴礼帽风度翩翩的从县政府出来。县政府门口围了不少请愿的学生,由于提的问题没有得到答复,学生们情绪激愤。一个学生认出了山前岭,喊道:“那个人就是县政府的参议员,找他理论去。”

学生们“哗”的一下围住了山前岭,七嘴八舌地吵起来。毫无准备的山前岭被围攻的学生推推抗抗,动弹不得。山前岭知道学生们误解了他,可是眼下说什么也没有用,群情激奋之下谁也不会听他的。但是山前岭还是耐心地喊道:“同学们,大家不要这样,有话慢慢说……”

情绪激愤的学生把对县政府的怨气都洒在山前岭身上,叫喊着:“打他,打他,打这些贪官污吏!”

一瞬间围攻变成了殴打,山前岭的长衫被撕破了,礼帽被踩在地上,被打得狼狈不堪跌倒在地上……

白灵芝正好走过来,她从来没有见过学生请愿的场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见一群学生殴打一个人,气愤不过拔开人挤进去。白灵芝拦住动手的学生:“不要打,不要打。有理讲理。”

混乱中一个学生的拳头失手打在白灵芝脸上,这一下白灵芝被激怒了,回手一拳把那学生打倒了。这一下惹了麻烦,几个学生和白灵芝对打起来。白灵芝并用拳脚功夫,把几个学生打倒在地,趁那些学生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背起山前岭就走。

愤怒的学生在后面追赶,白灵芝飞快地跑进一条小巷,很快的消失了……

白灵芝终于把山前岭背回了家。这是一个简陋的住室,里面摆了不少书,墙上挂着字画,白灵芝还以为这是个教书先生,不明白那么多学生为什么会打他。白灵芝顾不得多问,赶忙帮助山前岭包扎磕破的额头。山前岭感激的说:“小伙子,多亏你相救,我得好好谢谢你。”

白灵芝:“不谢,路见不平就得拔刀相助,我最看不惯一帮人欺负一个人。”

山前岭笑了:“你好功夫啊,给谁学的?”

白灵芝:“从小跟我爹学的。”

山前岭:“嘿,门里出身哪!你爹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

白灵芝把话岔开:“他们为什么打你?”

山前岭:“这都是误会,学生们到县政府请愿……”

白灵芝:“什么是请愿?请愿为什么打你?”

山前岭:“请愿就是要求政府解决问……我是参议员。”

白灵芝大惊:“你是县政府的人?那……我真不该救你!”

山前岭:“哦,县政府里都是坏人吗?你看我像坏人吗?”

白灵芝认真的重新审视山前岭,山前岭微笑着,一脸慈祥……

出于对官府的仇恨,尽管山前岭看上去如此善良,白灵芝还是冷冷的说:“我该走了。”

山前岭真诚的挽留:“小伙子,留下来跟我做事吧?”

白灵芝:“不,我得回家。”

山前岭掏出几块大洋递给白灵芝:“带上它,路上当盘缠。”

白灵芝:“不用。”

白灵芝没有接山前岭递过来的大洋,匆匆告别而去……

大泽龙蛇第35章:小姑娘误打误撞救个参议员

白灵芝茶

大泽龙蛇第35章:小姑娘误打误[白灵芝茶] 创建时间:2022-06-17 08:03:58

很赞哦! (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