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 时亦魏央
时亦魏央
作者:中国女人free性hd国语   |  字数:715  |  更新时间:2023-02-02 12:57:33/span>  |  分类:

历史军事

次日一大早。时亦魏央  张闻道就换上了新衣服,时亦魏央被杜夫人抱在怀中,时亦魏央看着留侯府中的时亦魏央家丁仆役们忙碌,他们要趁着客人还没来,时亦魏央将抓周用到的时亦魏央东西提前先摆好。  留侯府准备的时亦魏央东西,样式算不上繁多,时亦魏央种类也并不复杂。时亦魏央  只是时亦魏央在专门腾出来的一个长方形的大木桌子上面,简简单单的时亦魏央摆放了文房四宝,官印文书,时亦魏央精心雕琢的时亦魏央木质刀剑,以及戒尺,时亦魏央算盘等物事。时亦魏央  看着笔墨纸砚,官印刀剑书册这些东西,被一件件放在桌子上,自己容易抓到的地方,再瞥了眼角落处散放的玉石金银,戒尺算盘,这些张闻道都可以理解,只是桌子上居然还有香囊和胭脂水粉等物就让他费解了。  张闻道有些疑惑的看向杜夫人,开口问道:娘,抓周时抓到的东西,真的能预知一个人将来的发展吗?放什么东西不放什么东西,不是咱们自己决定的么,咱们不放那些东西不就好了么?  杜夫人摇摇头,人世间的事,哪有什么说的准备的,命中注定什么的,你在做决定的时候,也许只是一念之差,以后,可能就走上迥然不同的道路了。这抓周啊,主要是趁着孩子周岁,凑场热闹纪念一下,也是为了求个美好的寓意,寻一个心安。  就比如……扫视了一圈桌子上准备的物事,杜夫人继续说道,你要是抓到官印文书,旁人可以夸几句你这孩子将来官运亨通,必能出人头地;抓到戒尺算盘了,旁人也能说几句,你以后不是德高望重的书院先生,就是精明能干的富家员外。  那,抓到香囊和胭脂水粉的话呢?我身为一个男孩子抓到这些,岂不是有些不务正业,张闻道心里有些别扭,暗自思量这些东西怕是大人们也害怕孩子去抓到的吧。  哈哈,像是猜到了儿子心中的所思所想,杜夫人轻笑出声。香囊这些,是娘专门让福伯放上去的,唉,我和你爹一直想着第二胎得是个女儿,没想到还是个儿子。  张闻道心神巨震,满头大汗。娘,说话归说话,你这一脸遗憾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这以后,自己不会被自家母亲当女儿养吧。  不敢再装乖巧懂事,张闻道赶忙开口,想要抗争一下可能到来的命运。  不是,娘,你给孩儿准备这个,是不是太那什么了,我还是个涉世未深的孩子呢……就让我当个平平无奇的小男子汉吧。女儿什么的,要不,你和我爹努力一下,给我生个妹妹?  杜夫人那是一点也没惯着,照着张闻道的小脑壳就弹了一下。还涉世未深的孩子......  你阿兄当年抓周的时候,可还不懂这么多东西,脑子里也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你要是个正常孩子,娘也不会放这些。  说着附到张闻道耳边,如此这般得嘱咐了几句。  张闻道终于放下了心,就是玩嘛,这个我懂。是时候让世界感受骚操作了,想着,张闻道给了杜夫人一个到时候看我表现的眼神。  一家人用过早饭后没多久,客人们就陆陆续续的登门了。  抓周很大程度上,更多的像是自己家的私事,所以来的也大多是关系亲近的人家。所以留侯府门前倒不至于像是一年前张闻道出生后那般门庭若市。  最早登门的,是张闻道已经过世祖母所出身的信陵侯李家,当代信陵侯李惟和他的儿子李贺。  再然后是张子寿的官场同僚,杜夫人的师门和一些早年的江湖同道,张谙青的书院同窗也都来凑了个热闹。  临近中午的时候,永安皇帝,也带着皇后来了留侯府。  开宴之前,先进行了抓周仪式,由杜夫人抱着张闻道将他放在了长桌上。  众目睽睽之下,这小小的一方长桌,就像是留侯府二公子正式的出道舞台。  大家都饶有兴致的等着看张闻道的选择,连永安皇帝也好整以暇的看着张闻道,疑惑着,这位神童之名响彻京师的幼童会抓些什么。  张闻道见大家都在看着自己的选择,也不怎么紧张,想起母亲的恶趣味,反而起了玩心。  只见他一步一顿,一步一停,拿起这个瞅瞅,抓起那个看看。竟像是对每个东西都颇为意动的样子。  众人的目光也都随着他的动作挪移着,不时的还会两两三三的耳语议论着,发出些调笑声。  调笑声在张闻道拿起香囊和胭脂水粉的时候变得尤为清晰。  只见张闻道左手拿着香囊,右手拿着胭脂,一副选择困难的模样。  皇后笑着跟杜夫人打趣道,你家这位小公子,以后怕不是个风流种子。其他人也都是议论纷纷,UU看书 www.uukanshu.com 。  听着别人的议论声,张闻道发觉父亲和兄长尴尬的脸色都变得通红,倒也不敢真的让这欢聚的时刻成为社死现场,只好收起了玩心,放下了这两样东西。  张闻道先是抓起小木刀在手上耍了一阵子,就扔在一边,转头将木剑拿在手里。  当大家都以为这就是结束的时候,他又将书册拿在了手中。  这还不算完,张闻道拿着木剑将桌子上其他的东西都拢在一起,然后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永安帝曹茂看着他停止了动作,开口询问道,如意郎选好了吗?  张闻道点头。  永安帝瞧了眼他手中的剑和书册,如意郎以后是想当个儒将吗?  不是啊。张闻道的回答却是出人意料。  永安帝越发的来了兴致,哦?那你是想做什么?  张闻道板着面孔,一脸正经,我以后要做一个学富五车的没有感情的剑客。  哈哈哈哈哈哈,宾客们哄堂大笑,留侯府内充斥着欢快的气氛。  永安帝也笑得止不住声,好一会儿才压抑住笑意指着那堆拢在一起的物件继续问道,那,如意郎要当没有感情的剑客,还拿这些做什么。  这些我也想要啊。张闻道一脸的理所应当。  永安帝先是一愣,继而笑着摇摇头,看向一边一脸尴尬的张子寿。当年你好像也说过这话,如意郎跟你倒是真像,爱卿以后可得好好教导他。  眼见得仪式结束,永安皇帝一行人便不再多留,启程回宫。  留侯府的午宴也随即正式开始。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