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异界当太上皇

蓝灵灵一边擦着眼泪一边道:“一路走来,去异也多亏遇上了他(丁兆天),界当否则我都不知道怎么办?”  枊可馨安慰道:“灵妹,太上事已至此,去异再伤心也没用,界当还是太上节哀顺变吧,兆天还夸你是去异个坚强的女人呢?快下雨了,我们还是界当进亭里躲躲吧。”  天有不测风云,太上人有旦夕祸福,去异似是界当老天爷开了眼一样,突然间下起了大雨...  丁兆天和枊青快马加鞭来到青山镇之时,太上空巷无一人,去异钟大山已经惨死在了青山镇的界当街头,身上的太上血随着大雨的侵蚀而染满着血地。  “师父...”丁兆天将那可怜的身躯抱了起来,悲伤让他的嘴唇蠢蠢蠕动。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来到异界天朝这个世界,是师父教墨子刀法,让他能在江湖行走,双脚跪在钟大山旁边的丁兆天无比伤心,便朝天咆哮:“欧阳一峰,我丁兆天对天发誓,一定要手刃你。”  “兆天兄弟,节哀顺变,我们还是快走吧,否则血衣卫士来了,就来不及了。”身旁枊青的劝说,丁兆天便抱起了已逝的钟大山。  奇怪的是,丁兆天和枊青并没有遭到血衣卫士的围攻,直到两人将钟大山的尸体带走。  丁兆天等四人将钟大山埋于月亮湾湖边的草丘,丁兆天感伤道:“师父,此处环境有山有水,算是一个好归宿,丁兆天一定为你报仇,同时完成师父的嘱托,并照顾好灵儿。”  此时的蓝灵灵伤心得连雨水和泪水都分不清了,钟大山跟她情同父女相依为命六载,没有人能够代替蓝灵灵那伤痛的心情。  丁兆天扶起蓝灵灵说:“灵儿,我们走吧,我们可以每年来祭拜师父。”  蓝灵灵推开丁兆天:“不行,灵儿得为钟伯伯守孝...”  枊可馨酸了一下鼻子说道:“兆天,我们今天就在此亭住上一晚,明日清晨启程,如何?免得让灵儿的心里又多一份内疚。”  丁兆天点头道:“那好吧。”  第二天,便是雨过天晴,伤心归伤心,但还是要去面对一切。  现在欧阳一峰已经跟踪到了青山镇,令丁兆天很是不解的就是郡主和她的随从,为什么引欧阳一峰前来,又阻止欧阳一峰的杀戮?岂不是自相矛盾?  蓝灵灵道:“朝廷之内也有纷争,我想他们应该是来自不同的目的,所以他们之闸谁引谁,谁跟谁,很难断定。”  “你说的也对,血衣卫士是奔着藏宝图而来,而这位郡主是奔着剿灭叛党而来?这么说两派都对我们不利?”丁兆天缓缓的点了点头后,又一声轻叹道:“不过师父也说过,以一变应万变,若我们途中遇到什么特别的麻烦,便告之朱孝全以及其他三大将军转移前往青州的意督...”  “意督?”在旁的枊青疑问:“你不是说在搏信会合吗?”  “是的,本来我们直接前往搏信便可,但现在四面楚歌,我们被监视了,恐怕要改变地方了...”丁兆天说完转向枊青:“枊兄,可馨姑娘,为安全起见,我们分两路,你们前往搏信的游龙客栈告之朱大将军,前去意督会合,我和灵儿前往意督城门,途中阻止三位将军,改为意督会合,你看如何?”  “这样呀?”枊青摸了摸下巴,犹豫片刻后,说:“那好吧,明日巳时时分后,我们就在意督的城门会面吧。”  由月亮湾前往搏信西方向前往,而前往意督为南方向前往,丁兆天和蓝灵灵便朝南方向前行。  四人商量后,由枊青和枊可馨两兄妹前往搏信,而丁兆天和蓝灵灵骑着宝儿,来到了前往意督的一片竹林。  丁兆天一边支着柴火一边说:“古代就是这样,奔跑了几个时辰,连个店都找不到,看来我们只有在这里过夜,幸亏打了一只野鸡,凑合着吃上一顿。”  “兆天,谢谢你。”蓝灵灵突然道。  “灵儿,你我就不要说谢谢两字,总之师父把你交给我,我一定好好保护你。”丁兆天一边杀着野鸡一边随意一说。  “你只是为了一句诺言保护灵儿的吗?”蓝灵灵羞涩的问。  丁兆天道:“当然也不完全是,我来到这个世界,你是我第一个相识的,哦,对了,你和师父拜祭你父亲,师父有没有交代什么?”  “钟伯伯给我总旗令...”蓝灵灵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总旗令道:“此总旗令是父亲号令千军马之旗,要我复兴起业,又说你涉及江湖不足,UU看书 www.uukanshu.com 需要受四位将军点缀,又说江湖险恶,防人之心不可无,其实灵儿并不想去领导父亲的残余部队复兴蓝氏家族,但父命难违,否则父亲在九泉之下也会怪灵儿的。”  “这不能父命难违,师父听后会不高兴的。”丁兆天又拿出了玄铁令道:“想必你父亲旗下的各位玄主都有此玄铁令,我们一定要完成师父的遗愿。”  “哦,灵儿知道了。”  丁兆天摇头表示无奈后,嘴里呢喃:“防人之心不可无?”  “兆天,你在想什么?怎么说话如此古怪?”蓝灵灵问。  “起初我怀疑欧阳一峰并非是郡主引来的,而是另有其人,此人是枊青,他的疑点褚多...”丁兆天仔细琢磨,一路走来为何血衣卫士和那郡主对我们的行踪了如指掌。  “什么?枊青?但他可是被人射了一箭?更何况还死了个叔叔。”蓝灵灵诧异质问。  丁兆天道:“起初我也是这么想,但我仔细琢磨,现在怀疑对方用的是苦用计,当时那周大力口口声声诛杀叛党,一箭穿心对他来说不是事儿,为什么只射大腿?”  蓝灵灵疑问道:“但他们的叔叔可是千真万确的呀?”  丁兆天缓缓的摇了摇头:“这就是不解的地方,看当时情景,确实很逼真,不像是假的,但他叔叔死后,看他叔叔的眼光很奇特,似乎他没有想到欧阳一峰会对他下毒手。”  “兆天,你是说不是他叔叔?”  “应该是,否则枊可馨反应不会那么强烈。”  “那你又如何单凭他的眼神去判断?”

无涯茶屋

上一页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