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魔法千秋铸魂师

千秋铸魂师

风声老师来家访吴梦梦电影22023-01-25 20:41:21
这次我听明白了。千秋  万组长和我想象中截然相反,铸魂他想要的千秋根本就是那个毫无秩序的世界!所以他修复越王剑,铸魂阻止我来到魂墟台,千秋又在这里不停地动摇我的铸魂意志。  “你根本就不想拯救他们,千秋对吧。铸魂”  我厌烦了他的千秋文字游戏,终于摊牌。铸魂  万组长似乎对我的千秋反抗有些讶异,微微挑起眉。铸魂不过情绪在转瞬即逝的千秋波动后,他推了推眼镜,铸魂旋即又恢复了那副模样。千秋  “拯救?铸魂师们曾经提出过一个伟大的观点:优胜劣汰,适者生存。不合时宜的人,终究会被遗忘。”  “修明他们变成时代的眼泪,全都是咎由自取。包括他们,他们也一样。”  万组长指向那些历代守护者们混沌的影子,继续说道:“光风霁月,仁义道德,说了那么久也累了。我帮他们脱离束缚,有什么错?也只有你这样天真的小东西,还相信规则,相信那套陈腐说辞!”  “可那套陈腐说辞,被世人遗忘了。都忘啦!”  没等我回话,他上前几步,在照命石一侧欣赏映照出的面孔,颇为豪迈地开口:“人人都没救,也不必再救!”  我这次清晰地看见,他是被墨玉一面映出的,代表着恶的铸魂师。  “你有没有想过,铸魂世界毁灭,你也会消亡?”我反问他。  万组长反而有些兴奋:“我为我自己做殉道者,这很光荣。”  “可你没有资格为其他人做决定。”  说着,我用幻化出黑甲的手紧紧攥住他的手腕,甚至不需要用多大的力气,就轻轻松松将他推离照命石。  “你根本不是来帮我的,只想看看我这么一个蠢人,能掀起多大的风浪。是吗?”  他冷哼一声,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  “他们是为了后人不再活得像行尸走肉。不像你,始终只看着自己。”我强压怒火,紧盯着万组长,“从前我也不明白,这些虚无缥缈的精神到底有什么用。看到你之后,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  他发问的霎那间,老杨和豫才先生的声音如惊雷般在我耳畔回响,振聋发聩。他们作为我人生不同阶段,却处在同一意义上的老师,没有因我的平庸而剥夺冥冥中赋予我的,近乎荒唐的救世权利。  我想起我见过的生动而鲜活的生灵,现世与铸魂世界中不肯消散的执念。或许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或许生灭轮回,本就是逃不脱的循环。或许……这个世界,真如万组长说的那样,礼崩乐坏,快要走到了极限。  但是那些执念,小到梦境呢喃的风月,大到震撼青史的一瞥。  真切地存在于世间,在一代又一代中传承。  就像老杨以身作则教诲我的那样:先人的殷切,任何人无权以上位者的姿态,剥夺他们存在的权利。  先贤的目光聚集在我背后,我知道,他们不能言语,心却同我在一处。  铸魂世界里代代相传的执念如星火燎原。  万组长是灭火的风,而我,是传火的人。  “为了不让无辜之人的念想断送。”  我冷声说出这句,手臂一抬,将万组长结实摔在魂墟台边缘。  他一身整洁考究的装扮因这一摔落得格外狼狈,勉强起身,与我平视。  “因为被欺骗就放弃整个世界的人……”我迈开步子走向他,“是不折不扣的懦夫。”  不管以什么样的借口放弃这个世界,都是懦夫。  魂墟台似乎随着我的振奋,逐渐焕发光彩,显露出几分原来的模样。我落脚的地方,掩于厚重灰尘下的汉白玉,蜕变出一种绚丽的色彩。  万组长脸上的冷静逐渐被慌乱取代,“这……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有修复魂墟台的力量!”  我不知道这个答案,我只知道,身后的目光告诉我莫愁前路,我背负的承诺是一往无前。  “你的越王剑不是我的对手,你更不是。”  我再次抬眼与他相对,阔刀在双手掌心紧握。  在属于白起的大刀面前,万组长瘫坐在地。  “……别杀我,我帮你。”  我收敛杀意,以一种胜者的姿态站定,向万组长伸出手。  “不合理的,不去毁灭,去改变它。这是我的原则。”  万组长犹豫一阵后,握住了我的手,借着我身上年少的力量重新站起身。  这次我们达成了短暂的同盟。  绝对力量的震慑下,我要求他帮我,这次不再是用商量的语气。我要找到老杨,找到那些同时和我坠入铸魂世界的人。  “打开照命石的方法并不难,一黑一白两位铸魂师合力,就可以启动它。”万组长拂去他衬衫领口的灰尘,低声开口。  “你是黑的。只要我在白玉一面照出自己的影子,我们就能合作。”  “是这样。”  我不愿再等,我等得够久了。  从他那里得到肯定的答案后,我上前几步,将右手放在照命石的白玉一面。白璧无瑕,晶莹透彻,巨大的太极图在我面前格外震撼。UU看书 www.uukanshu.com   幽蓝的魂力从我指间漾出,如果不出意外,它会像之前万组长接触时那样,爆发出另一道夺目的光柱。  毕竟对于我是善者阵营的铸魂师这一点,我从未怀疑。  奇怪的是,我等待许久后,照命石还是迟迟没有反应。我又一次加大了力气,水样蓝光缠绕在照命石表面,从下端蔓延开来,直到包裹住整个巨石。  没有,还是没有。  它没有发出光柱,也没有认可我。  ……什么。  “你失败了。”  万组长的声音适时打断了我的思绪,他指了指白玉光洁的一面,笑着说:“那上面,没有你。”  这不可能!  我惊愕望去,令我不敢相信的是,万组长说的话,是真的。  白玉一面没有我。  难道在照命石看来,我是恶人?!  我心底一寒,抽回手疾走几步,将右手重新放在墨玉一端。如果我不是分属为善的铸魂师,那么代表恶面的照命石,一定能照出我的模样。  ……  可惜没有。  墨玉这头也是同样的空荡荡,仿佛正站立在照命石前的我,是一丛虚影。  我不甘心,怎么会这样!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在两面踱来踱去,迫切地期望在上面看见我的脸,哪怕是恶面也好。总不会两边都没有我,那我是什么?难道,照命石不认可我是铸魂师吗。  可我的身体,明明曾经属于这里最强大的铸魂师林之南。  我触电一般收回手,怔怔看着照命石。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