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里的道士

也色 / 著投票加入书签

一见到服部武男露面,花都所有的道士记者愣了片刻后,立刻蜂拥而上,花都只不过却全都被服部武男身边的道士那些保镖拦在了外面。M很快,花都服部武男已经来到了陈争的道士面前,一脸虚假的花都笑容,说道:“陈争先生,道士恐怕你想不到,花都我们这么快又要见面了吧?”“这你倒是道士说错了,你的花都出现,在我意料之中,道士我只是花都没有想到,你会在这么多记者面前出现罢了。道士”陈争笑了笑,花都问:“怎么,服部先生是不想私下里向我挑战,还想有更多的人来做见证喽?”“误会,那都是误会。”服部武男陪笑着说:“陈争先生,我今天来,其实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向你澄清这个误会,那几个日本武士上门找你挑战,可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陈争暗暗觉得好笑,被自己打败了是误会,可如果把自己打败了呢?那就绝对不是误会了。不过陈争也不说破,只是问:“哦,那这么说,那几个日本武士,不是你服部家族的人了?”“不是!当然不是!”服部武男连忙撇清关系:“当然,我们的确是认识的,上一次我们见面时,我已经对陈争先生你说过,我这次来欧洲,主要是顺便来观看一场有我们日本武士参加的搏击大赛,更何况,我也是这次大赛的投资方之一,所以那些日本武士,都认识我,仅此而已。”“是么?”陈争笑了笑:“但我怎么听他们自报家门,说是你服部家族的人呢?”“这还不简单?”服部武男早已经想好了说辞:“你们中国有一句古话说得好。叫做‘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我服部家族,不能说不富有,财力雄厚,所以难免会有很多人,想要和我们服部家族搭上关系。上次那几名日本武士去找你挑战,我想也不外乎就是想如果战胜了你,帮我出了气,也好在我服部家族的企业里,谋求一个职位罢了。都是他们自作主张的。陈争先生可不要误会了我,说起来,我们可是老朋友了嘛,哈哈”陈争狂汗,这个服部武男,瞎话说起来脸不红心不跳的。但陈争也不计较,转而问:“这么说,服部先生你是没有想要向我挑战的意思了?就算之前的事情是误会,但别人难免会觉得你怯战。你就不怕丢了面子么?”服部武男笑了笑:“切磋一下嘛,倒是好事。以武会友。只是现在这件事传的变了味道,如果我在和你切磋,也就失去了我原本的用意,不如我们换一种切磋的方式,陈争先生,你看怎么样。”“什么样的切磋方式?”陈争问。“我是练刀的,只是我们日本的刀,与你们中国的剑很相似,所以我们的刀术。也叫做剑道。”服部武男说:“而我记得,你们中国古时候有一位圣贤说的很好,剑分三种。”这个服部武男,倒的确是个中国通,一说话,张口闭口就是中国俗语,到现在。连古人都扯进来了。陈争忍不住觉得好奇,不知道他说的是哪位古人,问道:“服部先生说的是哪位圣贤,说的那些话?”“你们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庄子。他说剑分三种,一种是庶人之剑,一种是诸侯之剑,一种是天子之剑,陈争先生想必应该知道吧?”陈争倒是的确知道,因为庄子作为道家的代表人物,庄子以及老子的言论,陈争是从小就开始读的。而庄子在《说剑》这一篇中,的确提到了这三种剑。服部武男也的确并没有考究陈争的意思,紧跟着朗声说道:“你们中国地庄子,他说什么叫庶人之剑?蓬头突鬓,曼胡之缨,短后之衣,上斩颈领,下决肝肺。但只是逞一人之勇,一旦命绝,无所用于大事,这没有错吧?”陈争点了点头,庄子他的确是这么说的,亏得这个服部武男能背下来。说起来,道门之中虽然有功夫,但道门的功夫,也是以养生为主,养生的同时注重实战,但却从来也不推崇以武力欺人,练武,只是想以此强身健体,不至于受辱与人罢了。随后,服部武男又说:“第二种剑,叫做诸侯之剑,什么叫诸侯之剑?以知勇士为锋,以清廉士为愕,以贤良士为脊,以忠圣士为谭,以豪桀士为夹。此剑直之无前,举之无上,案之无下,运之无旁。此剑一用,如雷霆之震,四封之内,无不宾服而听从君命。”说完之后,服部武男又感叹一声,说道:“你们中国的庄子,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是多么胸围的气魄啊!”陈争笑了笑,点了点头。“最后一种剑,括以四夷,裹以四时,论以刑德,开以阴阳,持以春夏,行以秋冬。此剑上决浮云,下绝地纪。此剑一用,匡诸侯,天下服,此天子之剑!”随后,顿了一顿,服部武男又说道:“我平生大爱中国文化,还记得你们中国地三国演义中,有一段曹操与刘备煮酒论英雄的故事,曹操说天下英雄,唯使君与操尔。今天,我也要借用曹操的这句话。陈争先生,不夸张地说,你我二人,都绝非常人,当然不能学那庶人比剑,逞匹夫之勇,要比,我们也要比天子之剑!陈争先生你地,以为如何?”到此时,连陈争都忍不住有点佩服服部武男,害怕打不过自己,想要怯战就怯战吧,可竟然还能说得如此冠冕堂皇。还要想和自己比天子之剑?这个服部武男,看来也是有很大的野心。不过陈争本来就真的是帝王之命,怎么会怕他?故此点了点头说:“随你怎么挑战,我都接着就是了,这个天子之剑,你打算怎么比?”“当然是在商场上比。”服部武男笑了笑:“我们两人说到底,也都是商人,每个人的手中,都掌握着很多的资源,而且欧洲环境开放,刚好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很好调兵遣将的战场。”陈争笑了笑:“原来是这样比,可我们不是早就比过了么?在中国,在非洲,我们都交过了手,不过好似服部先生你的战绩不佳啊。”何止是不佳,服部武男之前和陈争的几次矛盾,莫不是以惨败告终。但服部武男却不服气:“胜败乃兵家常事,而且,也不能以一城一地的得失轮胜负。更何况当初在中国,那是你的主场,而在非洲,也大抵同样,你虽然胜了我,但那也是和你们中国的一个故事‘田忌赛马’类似,你用你的上等马,赢了我的下等马,不够公平!”这个服部武男,竟然还知道田忌赛马,陈争觉得很有意思。“在欧洲,我们两个都有我们最大的企业,”服部武男又说道:“你有你的能源企业,我有我的电子信息产业,而且欧洲十分开放,不似在你们中国和非洲,都有很多猫腻,我们就在这里公平地较量较量,看看是谁现将对方最核心的企业赶出欧洲,谁就获胜,陈争先生,你地意下如何?”“输了又怎么样?”陈争问。UU看书 www.uukanshu.com “输了的,不但损失了欧洲这块市场,同时,如果我输了,我就将我服部家族企业百分之五十地资产,捐献给你们中国地基金会,用来帮助你们中国的穷人。而如果你输了,也要捐献出同样多的钱,但是给我们日本。只是这样一来,我们之间的赌注就要高达数百亿,这么大,我怕你玩不起吧?”“有什么玩不起的,好,那我就和你玩玩。”陈争笑了笑,表示同意。陈争知道,服部武男今天之所以跑来找自己提这个提议,也是因为他在欧洲有很大的势力,有恃无恐。但难道你服部武男有,我就没有么?陈争笑了笑,至少安娜就和陈争说过,她所在教团的生意,不但遍及北美,而且在欧洲也有很强大的影响力,或许可以找他们帮帮忙。而陈争的这些关系,是服部武男无论如何也猜想不到的。w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