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茶屋 > 玄幻魔法 > 人不为仙

人不为仙

氤氲之气弥漫木屋每一个角落。人不为仙  “嘶~”  初入木桶,人不为仙寖泡在荒兽血液制成的人不为仙药浴中只觉冰凉,随着朱果药力作用,人不为仙血液中的人不为仙血气也随着药力沸腾,从他每一个毛孔进入体内。人不为仙  血气与药力入体,人不为仙每一个细胞都活了过来,人不为仙逐渐晶莹饱满。人不为仙  “好难受…”  体质得到提升的人不为仙同时“酥”、“痒”、人不为仙“麻”、人不为仙“痛”等五感越来越清晰。人不为仙  林长青咬紧牙关,人不为仙努力忍受这非人的人不为仙折磨。  “忍住,不想成为人人可欺的蝼蚁,就得忍住。”  “啊…”  遽然。  以林长青识海为中心紫气大作,呼吸间遍布识海,下一刻,紫气透过灵海逐渐向整个身躯蔓延,酥麻等五感削弱直至消失,肉身与紫气不停融合,荒兽血液与朱果药力沦为养料。  一层老皮褪去,新生的皮肉仿佛充满了力量。  林长青蜕变的同时,牛家村夜空异象频生,紫气翻腾浩荡数万里之遥。  千里之外。  炎族氏族宗祠。  “天显异象,是我族天骄出现了吗?难道是鸣儿?或者是岩儿?”炎族族长炎琥宁呢喃自语,天显异象必有绝世妖孽出世。  “不对,这异象中心并非我炎族。”  炎琥宁察觉出这异象浩大无边,并不仅仅是覆盖炎族范围。  “来人。”  “属下在。”护佑宗祠守卫现身单膝跪地。  “吩咐下去,三日内彻查出异象因果。”  “是。”  相同一幕在荒域不断上演,紫气自上古以来皆是帝与皇的象征。  这一天荒域沸腾了,数尊寿元即将走到尽头的大能出世,如此异象定有异宝现世,也许能助他们冲破现有境界获得更多的寿元。  大能者功参造化,心念一动就要推算源头。  “嗯?命运长河与时间长河混乱,有人在搅混这摊水么?”  “哼,你太小看我了。”  这位大能混身爆发出恐怖的威压,天地都为之变色,这一片区域万物凋零江河湖海倒流,恐怖的力量探入河流之中,他要拨乱反正找出异象源头。  倏然。  一只雪白的玉手自河流中探出,其上无尽秩序与法则交织,时间长河与命运长河沸腾,欲要将这玉手瓦解泯灭。  法则与秩序抵抗命运与时间的力量,同时一指点出。  “蝼蚁。”  清冷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传来,让这位大能心头一凝,也脊背发冷,岁月与命运的力量至高无上,就算是他也仅仅能做到探查,丝毫不敢逾越。  而这玉手主人,不但能够抵挡住岁月与命运的侵蚀,还能对他一击。  这太恐怖了。  “难道是上古残存的帝与皇?”  心思电转之间,那玉指就要落下。  “啊…”  大能奋力抵抗,但是他太小了看这只玉手,强大的秩序之力瞬间将他磨灭化为灰烬,那恐怖玉手伴随法则与秩序的力量消失。  这一幕被无数大能察觉,纷纷再次闭死关。  …  异象开始消散。  紫气开始內碾。  一桶荒兽血液变得透明且粘稠,血气与药力被吸收殆尽。  “好强,这就是补足根基蜕变开灵的效果么?”  在药力与神秘紫气的帮助下,林长青不但补足根基,并且成功开启灵海,精神力也随之得到升华。  灵海位于脐下三寸,也就是21世纪网络上所说的丹田的位置。  灵海一望无际,与一片小天地无异。  “牛建瓯曾言,开启“开灵”即开启灵海,纳四方精气构筑通天之桥为“通天”境,介时勉强能够做到凌空虚渡。”  “可是,识海中那东西是什么?”  闭上双目沉下心神,如今的他勉强能够做到感应自身。  识海之中充斥着氤氲紫气,识海中心处一颗紫色天珠悬空而挂,宛如一轮大日,林长青尝试用精神力触碰紫珠,但无半分效果,如同一枚死物。  “大哥?”  “珠子?”  “宝贝?”  林长青睁开眸子,再也掩盖不住内心的欣喜,根基补足且成功开灵,再也不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至于体内的那颗无名紫珠,他也无可内何。  “接下来可以去找村长了。”  …  “林兄弟?”  身后传来呼喊,林长青立时站定回过身去。  “牛赫大哥。”  就在林长青转身之时,牛赫敏锐的发现此刻林长青已经开启灵海,在那平凡的肉身之下隐藏着巨大的力量,就算是他也不敢小视。  心底也有些疑惑,仅仅一枚百年朱果与一桶荒兽血液虽然效果非凡,但也远远达不到补足根基的同时冲破灵海之境。  此刻林长青已经得到牛家村的认可,他虽然疑惑但也没有深究。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你去找村长借阅功诀?”牛赫说道。  “不错,正是此事。”林长青如实回答。  “正好我也要去找老村长,咱们同去。”牛赫一手搭上林长青肩头,笑着说道:“等你功诀修成咱们可得切磋切磋。”  “莫问tie呀!”  “你说什么?”牛赫愣了一下。  林长青讪笑:“没什么,咱们走吧。”  不久,两人结伴来到村长石屋前,牛赫大嗓门配合精气大喊:“村长。”  “牛赫,你这小王八犊子,你嗓门大是不是?”人还没到,村长牛叩的叫骂先传了过来,下一刻,村长黑着脸打开石门,双目像是要喷出火焰一般。  “嘿嘿,那个村长我先不急,林兄弟要找你。”牛赫顺手一拉,将林长青推到身前遮住村长那噬人的目光。  林长青忍不住翻起了白眼,牛赫这闯了祸拿他挡刀的行为。  无耻至极。  硬着头皮道:“村长,我想找您借阅村子的功诀。”  “借阅功诀?跟我来吧。”说完不忘对着林长青身后的牛赫冷哼一声,道:“你小子等会再收拾你。”  很快,村长牛叩打开一个铁木盒,拿出其中两册临摹副本,道:“这就是本村的功诀典籍,你可选其一修行,切记不可损毁。”  “是,村长。”  林长青双手接过功诀,这两份功诀都是由兽皮记录,一册功诀只有寥寥数千字,看着功诀他愣住了。  他双目落泪,这不是激动。  “村长,我不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