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涯茶屋 > 历史军事 > 剑法修决

剑法修决

来之不易的剑法修决事物,珍惜与爱护少不了。剑法修决  浓浓的剑法修决丹香,四溢在炼丹房里。剑法修决紫袍炼丹宗师经过城主的剑法修决说解,已经开始帮楚中天炼制龙魂丹。剑法修决  丹成,剑法修决楚中天望着这几枚紫红色的剑法修决丹药,心中感慨万分,剑法修决他可是剑法修决被气得难以言表,内心对那位“小公主”充满排斥。剑法修决  “谢过宗师的剑法修决鼎力相助,中天之前确实有不对的剑法修决地方,晚辈愿以灵石和些许珍贵灵药补偿。剑法修决”楚中天恭敬地对紫袍宗师道。剑法修决  “欸,少侠不过有求于我,且城主大人也已说明白,不必相送与我,只需灵石即可。”紫袍宗师微微道。  楚中天沉吟片刻,问起宗师的名字,他日路过圣地好登门拜访。  “楚长老,小女子的失礼之处还请海涵,我也是愿意与楚长老这样的有为才俊交朋友。不知楚长老能不能?”王艺彤说完觉得自己老丢人,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王姑娘不必在意,这些小事不过一时半会的事情,有何不能和解。”楚中天看到王艺彤还是有点抵触,慢慢说道。然而,王艺彤也没有继续和楚中天说话的意思。  “如果姑娘没有其他事情,楚某可就先告辞了,在下是有要事要办。”楚中天淡笑道。在王艺彤的注视下,楚中天快速的离开炼丹房,只剩下王艺彤那眼睛微红的样子。王艺彤心想楚中天应该是讨厌她了,美好形象一下子全毁与一旦。  城主府,城主正在为天火城的防御力量提升作考虑。虽然四方安定的天下很美好,现实总不全是充满光明存在;当那些黑暗势力侵蚀这片天空,那光明势力的力量将显得尤为脆弱。楚中天问过城主,他也不愿意透露出来。显然,事情比想象的还要复杂,不是说出来就能明了。  “有了这些丹药,他们五人还是准备进行下一步的历练了,相信用不了几年时间,都可以成为强者一般的存在。”楚中天自信的说道。  道心宗,北乔静修几日下来,巩固了修为,加上妖兽山脉的生死历练,此时锋芒正盛。而山海此时正在闭关修炼中,全力冲击铸魂境,其他人也不甘落后于人,都潜心修炼功法。  “宗主,中天已经将那些龙魂果都交给宗师炼丹,这些丹药足以让宗门的铸魂境强者顺利晋升为王者境界,请宗主收纳保管,中天长时间在外,不便于随身携带。”楚中天来到宗主居室道。  “宗师真的愿意帮我们?可不能亏待宗师,他可是能号召一方强者的存在,不容怠慢。”北昀欣喜道。楚中天这时才拿出龙魂丹,看到丹药,北昀宗主简直高兴坏了。  “有了这些丹药,我宗门定能昌盛起来。中天,这次功劳全在于你啊,你有什么需要的,宗门可以为你准备。”北昀宗主要奖励楚中天,可是他不知道楚中天需要什么,于是问道。  “回宗主,中天没有亏待宗师。这还要多亏城主的帮忙,中天才能得以请到宗师炼制龙魂丹。中天暂时不需要奖励,只希望北乔他们的实力快点提升,是这件事情迫在眉睫。”楚中天认真道。北昀似乎看出楚中天还有话要说,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据中天和城主的谈话,城主知道天火城将会遭遇不测,城主人现在城主府中,中天以为,宗主应该前去和城主商量一番。中天也想知道这件事的大概,城主他可不愿意和我讲起,只叫中天好好修炼功法武技,中天实在想为天火城尽一份应有的责任,不想碌碌无为的等待战争的到来。”楚中天情绪激昂说道。  “这,居然还有这样的事?难道,天火城的百年安定,又要重蹈覆辙,陷入绝境?”北昀宗主难以置信道,这些年的安定让天火城休养生息,此时尽是繁花似锦,处处生机勃勃,一副世外桃源的模样。看宗主的样子也是经历过战争年代的人,他也是闷闷不乐道。  “宗主?”  “好,我这就去城主府了解一下,看消息是否属实,若是如此,还请楚长老召集宗门长老,齐聚议事厅共议此事。”北昀出奇的严肃起来,让楚中天一时之间,看到了宗主的另一面。  “中天会依照吩咐,请宗主速去速回!”  时间才过了一炷香,宗主回来见到楚中天,径直到议事厅等候诸位长老到来。楚中天立刻通知其他人,帮忙请各位在宗门的长老前往议事厅。不到一盏茶时间,长老们少有的齐聚在一起,相互嘘寒问暖,问候家人。议事厅内有一张菱形的大桌,可提供十到二十人的座位,宗门各大弟子有几个进来布置,长老才不过九位,还有几人长期在外打理外部事务。不过,北昀宗主已叫人书信,告知几人,书信主要内容是:有要事相商,速回。  虽道心宗各位长老不齐,但事情的重要,让北昀宗主不得不现在就开始商议起来!  “诸位,想来大家都想知道我要说的事绝非玩笑,而且这是关乎宗门续存的生死考验。我与楚长老都与城主谈过此事——天火城即将迎来一场大屠杀。”  “宗主所言,是否与百年之前的大战一样?”一位头发几乎全白的长老说问道。  “啊,这……,难道天要亡我道心不成?”  “你们说怎么办才好,我现在可有儿孙成群,如果真如宗主所说,我也无能为力保护他们啊!!!唉……。”  就这样,各位长老不得不感叹世道变化,不舍现在的安定繁荣。楚中天手中空无一物,慢慢地用手抓住椅子,另一只手则是抚摸着额头,似乎也有同感了。见宗主不说话,楚中天也是疑惑不已——宗主已经看着楚中天。楚中天也突然明白,这是要自己说出自己要说的话才行。  “咳,咳。”  “我想各位长老知道了这件事的严重性,我也是一位长老,想来我们也是要准备抵抗敌人进攻的,我们的弟子能够达到王者境界的,都能为宗门出一份力,在座都明白,王者境才能自保,不然弟子们肯定是无法退出战圈。宗门基业也将毁于一旦,还请各位有良策的尽管提出,让我们一起守护宗门的延续!”  “楚长老,你没有经历过百年前的大战,你不知道,那千军万马来相见,弱者都得提头,奉出。王者境界只不过刚刚开始,尊者之上才有真正自保之力啊!”一名蓝袍长老摇头道。  “对啊,这不是绝境是什么?”  “……”  长老们似乎已经看到结局,又在叹息的现在的世界。  “安静,我是一宗之主,我儿已是铸魂境,楚长老这次带其去历练,让他的修为快速提升,我想楚长老一定有办法让我们宗门重现辉煌岁月。只不过,现在他也需要你们的帮助啊!!!众多子弟,UU看书 www.uukanshu.com 也包括我儿!一起参加这次的大战,要不然,我们也不过是坐以待毙——你们忍心看到百年基业就此灭亡,可我是不会这样做的。”北昀愤愤道。  在座长老也有人听到之后,脸上微红,觉得有理而又不敢争论。  “宗主所言不假,百年基业确实值得我们守护了,我也是我宗门的一份子,更何况,这里现在是我居住的地方,我也会坚持抵抗敌人的进攻,不会袖手旁观,置之不理!”楚中天所言乃是肺腑之言,无悔无怨。  会议结束后,宗主唤他来正厅。  “现在的长老,都是上百岁的人了,儿孙满群,这些年的安乐已经让他们几乎丧失抵抗的本能。虽然仍然是我宗的主要战力,我会找时间逐一开导,让他们振作起来。我希望你能为宗门的年轻人做一个先锋,待领他们继续走下去!”北昀喃喃道。  “宗主这是……。”  “别说了,你懂就可以了。”  “中天想问一下,距离大战还有多少时间?”  “一年,就只有短短一年了……。”  “哦,这时间我可以让宗门小部分人也能提升至王者境界。到时让宗门子弟找地方躲藏不就可以了吗?”  “不,你确实没经历过大战,这里面很残酷,不是想躲就能躲得了。”  “……”  “王者境我觉得足以自保,宗主放心,我可以带领年轻子弟成功反击,并且确保其他子弟安全无恙的活着!”  就这样,楚中天立下誓言,不做到?他也是没有脸面对他的师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