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茶叶文化茶叶文化

小说:白切黑大佬再现绿茶经典语[光遇里的绿茶语录刷屏]

小说:白切黑大佬再现绿茶经典语[光遇里的绿茶语录刷屏]的作者邬晨涛 邬晨涛 发布时间: 2022-06-18 09:31:35 茶叶文化67人已围观

简介傅淳满脸不爽,将鸡丝粥放在床头柜上,忿忿吐槽:“老大,你别太惯着他,迟早把他惯得无法无天。”鹿烟染只是笑,眼角眉梢都带着宠溺,酥人的御姐音格外沉

原标题:

小说:白切黑大佬再现绿茶经典语录,不像我,只会心疼giegie

本文关键词:光遇里的绿茶语录刷屏

小说:白切黑大佬再现绿茶经典语录,不像我,只会心疼giegie

傅淳满脸不爽,将鸡丝粥放在床头柜上,忿忿吐槽:“老大,你别太惯着他,迟早把他惯得无法无天。”

鹿烟染只是笑,眼角眉梢都带着宠溺,酥人的御姐音格外沉稳。

“不会,我有分寸。”

调教小宝贝,就要奖惩适宜,现在他受伤了,自然该好好安抚,顺着毛撸。

她端起那碗鸡丝粥,修长的美腿悠闲的交叠着,指尖优雅的搅动滚烫的香粥,吹了吹。

“阿慎,转身,到怀里来。”

她敞开右手手臂,笑得成熟婉约。

厉北慎也不别扭,乖乖支起身子,依赖的偎在她的肩头。

她舀起一勺粥,耐心吹凉,送到怀中的人唇边,“张嘴。”

厉北慎轻咳两声,俊脸虚白孱弱,非得搂紧她的纤腰,才肯乖乖吃饭。

受了伤,生着病,他好像更粘人了。

傅淳在旁边默默看了一会儿,无奈摇头,转身离开。

病房里很快只剩鹿烟染耐心的轻哄声。

厉北慎只吃了半碗,身上疼着,没什么胃口。

他时不时就柔弱得拧紧眉,轻轻咳上两声,要鹿烟染继续拍背安抚,才肯消停一会。

刚刚因为傅淳进来打断,鹿烟染到现在都没回应他问婚约的事。

“染染,你现在是御家的未婚妻,却在医院成天守着生病的我,要是御景深知道,会不会生气?”

“他不像我,我只会心疼染染。”

鹿烟染忍笑,并不说话,端看他还能作些什么妖。

没得到某人回应,厉北慎顷刻红了眼尾,手指轻轻搅着她的衣角,神色忧郁哀伤。

他深深吸气,像是下了莫大的决心,强忍着难受说:“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如果,我让你们之间不和谐,那我……可以退出。”

“真的?你会乖乖退出?”

她怎么就不太信呢?

鹿烟染挑眉,稀奇的低头看了他一眼。

注意到她语气轻快,仿佛是真的考虑过不要他,厉北慎瞬间呼吸不畅,咬紧下唇,绝望低喃。

“对,我会退出,不过,你接受他的那天,可能会收到一则新闻,是个为爱殉情、吞整瓶安眠药自尽的傻子。”

“所以,你威胁我?”

她语调下沉,低头挑起他的下巴,眼神凌厉严肃,威仪十足。

厉北慎被她这个眼神凶到,眸底很快蓄起朦胧水雾,左边脸颊的伤还没完全消肿,惨兮兮的,像个需要人疼的小可怜。

他反问:“所以,你是真的想答应这个婚约?”

鹿烟染跟他对视,发现自己明明是开玩笑,但对方走心了。

这要是不好好哄着,估计又有得闹腾。

“没有,我根本没见过御景深,而且,我这人任性叛逆,从不吃豪门包办婚姻那套。”

她往他薄唇上轻轻吻一口,低声宠溺:“等你出院,我就去把婚约退了。”

有她这句话,厉北慎浑身舒畅,满足的点了点头,继续偎在她怀里。

她眉目慵散,手上已经是习惯性的轻拍轻哄。

窗帘半掩,阳光洒进来,给两人的侧颜下的发丝,镀上一层淡金色光晕,画面美极了。

突然想起他的病,鹿烟染稳重的说:“阿慎,你体内的病毒,不会无药可医,我会想办法治愈你。”

她在末世就研究过不少病毒因子,虽说不算精通,但基本缓解病情,应该能做到。

等后面有条件了,她会辟出一间化学实验室,专心研究。

但现在,她需要先找到其他异能者,看看是否会有她在末世的下属,能助她一臂之力的。

*

厉北慎慵懒的点头应下。

不过,他并没有因为这句话燃起希望。

他是最了解自己病情的,当初母亲每次研究新药,都会往他身上试验,再根据他的痛苦反应,制作解药剂。

他目前身体里还残留的病毒,编号5513,以他的名字笔画得来,是母亲当初研制解药剂失败的孤品。

这个世上,根本就没有这种病毒的治愈之法。

……

厉北慎住院,鹿烟染从头到尾走不开。

帮他给胳膊的伤换药,晚上挤着小病床,陪他睡。

隔天,两人正在吃午饭,两个穿着制服的JC,敲门进来。

“慎爷,鹿小姐,昨天厉烨先生在这间病房被袭,重伤送进急诊室,这件事当时只有您二位知道实情,我们需要耽误两分钟时间。”

鹿烟染漫不经心的放下筷子,“问吧。”

其中一个JC走上前问话,另一个就在后面做记录,“请问昨天发生了什么?厉烨先生为什么会受伤?”

鹿烟染美眸微抬,语气自然随意:“昨晚我从办公室回来,撞见厉烨跟厉北慎吵架,那个柜子是自己倒下来的,或许是使用年份长了,谁让某人倒霉,刚好撞到。”

两名JC面面相觑,神情肃穆,“昨天出事的柜子,已经鉴定过,并不是老家具,按理来说不该有安全隐患。”

厉北慎立刻帮着说:“昨天柜子真的是自行倒下,出事时,染染就站在我旁边,根本没碰到柜子,也没碰到……厉烨。”

“但是柜子好端端的,怎么会自己掉下来?”

厉北慎面色冷静俊美,嗓音清冽:“如果不信,可以验查衣柜上有没有我和染染的指纹。”

JC戴着白手套,朝厉北慎递去一张白纸,要求他俩用双手接一遍,拿回去做指纹鉴定。

递到鹿烟染跟前时,她笑着说:“或许是厉烨作孽太多,对亲生骨肉苛刻至极,是报应。”

JC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很快离开病房。

等两人走了,鹿烟染才问:“阿慎,等你父亲从急诊室醒来,有没有可能攀咬我?”

他摇头,“我手上捏着一份能曝光厉氏丑闻的名单,他只要还想从我手里得到,会很快息事宁人。”

但这次,他跟厉烨的关系,已经彻底闹崩,为了得到那份名单,厉烨下次不知道会使点小阴招?

他垂眸,细细思量着,掩住眼底的寒光。

*

在医院呆闷了整整两天,到第三天早上,厉北慎呆不住了。

坚持要找医生做出院检查。

他进去检查室的时候,鹿烟染找到一直等在外面的白霄。

“厉北慎跟整个厉家的关系,一直都闹得很僵?”

白霄想了想:“也不算一直,是自从爷体力病毒爆发,被几次算计送进精神病院开始的。爷之前一直想拿回掌权人的地位,但因为遇到您,一直没什么进度。”

鹿烟染认真听着,面无表情,若有所思的应了声:“好,我知道了。”

两人聊完的时候,厉北慎刚好检查完出来。

陪他办完整套出院流程,两人在下午的时候,坐上了豪车。

目的地却不是回郊区别墅,而是直奔御家。

去退婚!

半个小时后,豪车停在了御三爷的私人公馆前。

过来之前,鹿烟染询问过,御景深只在过节的时候,才回御家老宅,通常都是住私人公馆的。

临到下车,厉北慎从后面环住鹿烟染的纤腰,圈得紧紧的,半天都没松手。

他将脸埋进她的后脖子,内心不安,“染染,你会进去多久?”

之前的商业宴会,他见过御景深。

那个男人真的长得很帅,气质很好,最多只比他逊色一点点。

染染是颜控,万一看上御景深的脸,舍不得退婚怎么办?

光遇里的绿茶语录刷屏

小说:白切黑大佬再现绿茶经典语[光遇里的绿茶语录刷屏] 创建时间:2022-06-18 09:31:35

很赞哦!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