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茶叶文化茶叶文化

不惑之年,成为女明星的她,遇见前任的他[若然相遇奶茶怎么样]

不惑之年,成为女明星的她,遇见前任的他[若然相遇奶茶怎么样]的作者万青寒 万青寒 发布时间: 2022-06-17 14:34:51 茶叶文化69人已围观

简介各色的灯光下游离,各色的人群中游弋,各种媒体下采访的微笑言语,这就是她的生活。她知道自己身在这样的人群中,可是心里却觉着好笑,就好像对方说:“风

原标题:

不惑之年,成为女明星的她,遇见前任的他

本文关键词:若然相遇奶茶怎么样

不惑之年,成为女明星的她,遇见前任的他

37岁的她,光鲜明亮,美丽大方,这是众人给她的评价。各色的灯光下游离,各色的人群中游弋,各种媒体下采访的微笑言语,这就是她的生活。很多时候,她都会想,怎么就走到这样一步了呢,这和自己想要完成的梦想好似隔得太远,她的天分总是没有最大限度的发挥,她讨厌那些所谓专业的唱法,甚至是虚假的声音冒在嘴里,你一晃神,还以为在听别人唱歌,生活到底是怎么了呢?

唯一一次的即兴唱歌,惊刹了众人,一时间各大媒体评价褒贬不一,好似她的唱法一定要得到别人的认可,这样便是好的,她晃晃脑袋想,我的梦想里没有这样一条,你认不认可,与我有什么关系,我怎样唱,又和你有什么关系呢,我又没有强求你来听,人活着,总要有自己的风格才是,一味的格局唱法,又有什么意义?

很多的人都会说,风铃你37岁了,你不再是个小姑娘了,别再拿婚姻当游戏了,这是她第二次离婚后大众与她说的。她从车上下来揉揉新剪的头发,微笑着面对众人,记者们蜂拥而上,此时的她突然就觉着好笑,离婚的是她,她倒不怎么在意,瞅瞅这些人的在意度,关注度远远超于她,对她的关心甚为炽热。

她的脑袋清晰的不得了,她知道自己身在这样的人群中,可是心里却觉着好笑,就好像对方说:“风铃,你倒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一直很难猜哎,总觉着你不怎么喜欢我的样子。”

她问:“你为什么要娶我?”

他答:“嗯,可能是你站在人群中较为因引人注目的缘故,还有你漂亮,知性,又会唱歌,而且很会交际,像我这样的人,带着你出去,会比较有面子的,更何况,你是公认的美女,我喜欢你,娶你也是正常啊。”他自顾自的说了一堆。

风铃微眯着眼,对他说:“你知道我卸过妆的真实模样么,我那天洗过脸后的模样吓着你了吧,你见到的那个我就是最真实的我,皮肤没有你想象中的好,很平凡的长相,至于为什么会被评论成那样,我想你这样的人应该是懂的。”

说完,她放下水杯,转身出去了,随后,屋子里一声脆响,玻璃杯碎裂的声音飘过她的耳畔,污言秽语的咒骂,都随着身后的风拂过,都和她没了关系。

不惑之年,成为女明星的她,遇见前任的他

她在清晨的时候,回家,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整理好一切,对他说:“今天天气真好,你就打算这么睡下去。”他窝在沙发上不吭气。

接着她又说:“我给你介绍个更好的女孩怎么样,我37岁了,先生,经不起任何折腾,洗过脸,有褶子的,你外面那女孩也不错,我见过,漂亮,又有活力,就是气质或者说是素质差些,我不太喜欢。”

她见他没反应,转身走进房间,收拾好一切,站在他面前,对他说:“先生,我走了,再见。”她从记忆里被拉回,此时她已经被这群人给困住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去的,直到她走进公司,好吧,她必须得承认,眼前的这个人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爱她,最关心她的人了,经纪人一脸的愠色,问她怎么了,还当自己是17、18岁的姑娘不成,想要玩就玩,想要睡就睡么,她第一次正视她,与她说:“这和你无关不是吗,这是我的私人生活,你拿你的钱就好,问那么多做什么?”

她拎着行李包,剪断了头发,留了一份邮件给经纪人,对她说:“告诉大家,我要休息下了。”独自去拉萨,沐浴纯净的日光,看虔诚的人群祈福跪拜,佛寺里喇嘛念经的声音直达她的心底,好似把她这一生旁人都读不懂的东西,都悉数的念进这经纶里,她也跪拜也祈福,也随着念起经纶,无事时候,也看些经书。

她总觉着,一看那书,整个人都被吸进去了,思想就像是被过滤了似的,离开时,甚至想着,留在那里算了,读些书,习些字,早起亮下嗓子,大口的呼吸那里大自然的空气,也不失为人生乐事儿;独自去蒙古草原,骑在马背上与众人一起吆喝,她觉着快意极了。

她在夜晚的草原上放声歌唱,篝火映衬着她的脸红扑扑的,大家都说好:“怎么会有这样好的声音呢。"她唱了一首又一首,兴起了,竟也跳起舞来,周围的人一起跳起来,马头琴的声音响起在草原上,大碗的奶茶,喝在肚子里,大块朵的手抓羊肉吃进胃里,不知 道是几时了,只听得人群中有人喊道:“那姑娘再出来亮几嗓子如何?”

她摇晃着身子站在围坐的人群中心,开始唱歌,唱她自己的风格,她突然就觉着,在某一瞬间,这就是她了,有些小伙儿姑娘跟着也附和了起来,月亮升起,她站在月光照着的草原上,皮肤早已被晒得黝黑,直到人群散去,她独自坐在月光下,悠悠的想着她的这些年,除却正常的学业完成,便是站在舞台上唱歌,从最初的无名小卒,到后来站在不同灯光下的她,从最原始的唱歌到后来加料的唱法,结过两次婚,男朋友换了又换,她总觉着她这辈子是爱不上什么人的,冥冥之中注定她是孤单的,她总觉着她最爱的不是人而是她自己也不清楚的东西,17岁、27岁、37岁,孤单的影子,瘦小的模样,安静的,笑闹的她。她总在想,其实她最喜欢的还是站在台子上唱歌,但是前提是必须是自己喜欢的,那样的她唱的才有自信来着。夜深了,露水有些深,她躺在蒙古包里,一双大眼来回的闪烁着,仿佛是颗星子,很彻底的看些什么,是关于人世的,也或者是关于遥远未来的。

不惑之年,成为女明星的她,遇见前任的他

离开草原后,她独自拎着行李包在不同的城市里流连,看不同城市夜晚的景色,后来觉着无味儿,就去了不同的乡镇。她是在一个嘈杂的小饭馆里遇到他们的,终归是成年人了,年少时,那股子眉宇间的英气被洗涤的干净透彻,眼眸里那份少年独有的忧郁已经当然无存。

她当是他们是夫妻来着,便过去答话,那女人长的倒也秀丽,只是那笑声隐隐让她觉着不妥,举止间完全不像个普通人家的妇人做的事儿,他没有做过多的介绍,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几句,那女的倒利索,干脆的说:“你朋友么,怎么不给我介绍介绍?”他笑着说:“同学来着,多年未见了,一下子站出来,倒也认不出,所以也就忘了做介绍。”

风铃站在一旁,有些尴尬,好在他拿把椅子给她坐下,旁边的女人招呼服务员端来茶水,热情的很,不停的问东问西的,最后还是扯到了那句,“你是她什么人啊。”

她抬眼看看,撇撇嘴儿,心里想这人倒是都是一样的心思来着,“嗯,同学。”“哦,这样。”那女人便不再答话。她坐在那儿,觉着无趣儿,便推脱自己有事要走。

他问她,“有地方住否,这镇上是没有什么好住处的,大都住不得。”

她有些尴尬,但还是说:“有朋友的,有地方住的。”走出那间小饭馆,初秋的风有些凉意,不觉有些冷,小镇上的人们大都睡的早,街道上冷清得很,她在一条小道的尽头看到旅馆二字,心想这种地方的语言用字甚是原生态呀。

敲了敲门,店老板是个臃肿的女人,开门时打着哈欠,看到这样一个瘦小的女子还当是讨饭的,便说:“去,去,去,一边去,大晚上的还打扰老娘睡觉。”

风铃一双灵动的大眼在夜晚显得格外透彻,“我要住店,有地方么。”

空灵的声音彻底打散了老板娘的睡意,那女人来来回回打量着她,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她那双眼睛上,开口道,“一夜100你住不住?”她点头,。

不惑之年,成为女明星的她,遇见前任的他

老板娘吆喝着另一位体态臃肿的男人起床,那男人见到这样一个黑黑瘦瘦的女孩子,倒也愣住了,便问:“你是哪家的女孩子,这么晚了,还住店。”

她抬眼看看,“到底有没有地方睡。”折腾到半夜,总算腾出个房间来,她进屋,便将门掩上,接着将屋子里所有的重物都移到门口,将唯一的一扇窗户扣好,接着便沉沉的睡过去。

其实这一夜着实不太平,门板子被砸的砰砰响,污言秽语充斥在门口,直到天亮,也没太平过,她醒来的时候,重物已经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了,从门缝向外望,便看到一双眼睛也同样看着她,她心想,“这莫不是碰上人贩子了不成?”

她慢慢退到窗户边,拎着行李,从窗户那儿逃了出去,再往后,就有些不尽人意了,几个汉 子站在窗户边上,她一猫腰,就抓了个现形。

她站在霉气浓重的某个房间里,望着这样一行人,竟也没觉着有什么怕意,那个体态臃肿的女人瞅了她半天,说:“这姑娘那哪儿都好,就是太瘦、太黑了点,你说是不,要不准买个好价。”那个男人穿了件油腻腻的T恤衫,嘴巴上叼了根不知道牌子的烟,一张能挤出油来的脸,配上他硕大的身子。

风铃一下就笑了,“这是在演匪片吗?”那个男人斜着眼睛走进风铃,说:“我瞅着挺好,大白腻子已上,也是白白的不是,放点红粉抹抹,也是粉扑扑的。”那女人摇着臃肿的身体走过来,刚要抬手去摸风铃的下巴,岂料被她那双冷的眼睛给吓到,轻蔑的说:“呦,都到这会了,还想着逃呢,给我耍犟,可没好果子吃的。”

这时, 门被打开了,女人的脂粉味迅速充斥进屋里,一声娇笑声打破了屋里沉闷的气氛,她没有回头,只是那声音未免有些太过于熟悉了,他走过来,她一瞅,是他们,心里倒也放松了不少。那对体态臃肿的男女,立马变得殷勤了起来,又是端茶又是送水的。

不惑之年,成为女明星的她,遇见前任的他

风铃其实是有一定烦感的,无论是对这里,还是熟悉的人,她必须得用脑袋去想下,必定她37岁了,这些事儿,她还是看的透的,往昔的那个少年又岂能愿与这些人厮混,又岂能是这般模样,她想这下又欠了个情儿,真是麻烦。那对男女招呼着大伙坐下,吃吃喝喝的摆了一大桌,风铃坐在其中倒也大方,随着大家一起吃喝起来,那些人瞅了她一眼又一眼,最后说,“你不是本地人吧。”风铃点头。

他旁边的那女人立马嗲嗲的开口道:“你瞅这长相,这说话口音,肯定不是咱们这边的,这地方巴掌大点,要是熟人岂能认不出,更何况,要是你们知道她是这里老大的朋友,谁还敢下手。”这一席话说出,那个臃肿女人开口:也是,昨晚上我瞅了好几眼,也不认识,她倒也聪明,要不是把门给堵上了,指不定被送到哪儿去了。一顿饭吃了好久的样子,终于散了场,走时,那女人和他一道出来,对他说:“我先走了,你们慢慢聊。”然后对着风铃说了声“再见”,身影就消失在人群里了。

下午时,他说要带她去家里参观下,她很好奇,那个女的怎么没跟来,她心想也说不准在家里准备晚饭呢。她随着他走过一段水泥路面,穿过几道街,拐来拐去的最后到了一所居民楼,楼上楼下的挂满了洗的衣服还有拖把之类的东西,各色的方言充斥在耳畔,他看到他撅着屁股爬楼梯,裤子上隐约可以看到油腻,身体也似那般人一样,较年少时臃肿了许多。

她跟在后面也爬上那陡的厉害的楼梯,一上二楼,打招呼的人到很多,她听着各色的方言,有些茫然,但从人们的眼神里她可以看到怪异,有些意味深长的东西在他们眼中闪现。开门的是个中等身材的女人,一见到她,眼神中的毒辣可想而知,嘴巴里更是不饶人,连踢带打的对他,他赶忙拉住她,不知道絮絮叨叨的说了些什么,那女的脸色才和缓些,他介绍到,“这是我妻子。”

不惑之年,成为女明星的她,遇见前任的他

她在一刹那的惊愕下,也明白了过来,赶忙对那女人伸出手,打招呼道,“您别误会,我是他高中同学,这次过来,原本是路过的,谁晓得住店时遇到了些不愉快,好在他过来看到,帮忙解了围,顺便邀请我过来看看,”那女人愣了半晌,也呵呵笑笑,礼貌性的和她握握手,又打量了会儿,斜了眼旁边站的他,道:“你可别打什么坏主意哈。”

一转身进了屋,他邀请她也进了屋,屋子里的陈设很简单,老旧的破沙发,一张圆桌,几把椅子,一台电视,角落里大概是张饭桌吧,桌布不是很干净,女人从厨房里出来,叫他进去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风铃觉着无聊,翻开小镜子,拨弄头发,镜子里的她黑了许多,和那个舞台上的风铃已经是千差万别了,额前的流海略长了些,显得有些凌乱。

不一会儿厨房里传来切菜炒菜的声音,那女人绑着围裙走过来,将风铃拉到角落,问起了他们的事儿,风铃笑笑说,“想多了呢,我已经结婚了,嗯,这次过来真的只是路过。”那女人狐疑的看了她一眼,最终好似还是相信了。

饭桌上的他,吃饭咀嚼的声音很大,喝下几杯酒后,更是红光满面乐呵呵的模样,他两个孩子也跟着附和,那女人将孩子哄进屋里,又回到了饭桌,他不觉嗓门大了许多,道:你干嘛把孩子弄进去,这好好的成什么样子,整天奇奇怪怪的。

不过转而对风铃又变了态度,问起她现在的工作生活,风铃胡乱编了一通,一一做了答话,那女人听的极为认真 ,后来那女人问你那工作什么形象助理是做什么的,风铃想想说,就是给那些模特做出场服装设计的。那女人似懂非懂的模样,又看看风铃,再也没了先前那股子讨嫌之气了。

夜晚她躺在被窝里,她可以听到他呼噜打的震天响的声音,她苦笑,如果没记错的话,那个少年一直都是纯白模样,腼腆害羞,别说是呼噜,就是说话也是慢条斯理的样子。她的大脑里那个少年和如今这个男人的影子一下就无法重合了,拖沓世故,甚至就是一个混子,外面有情人,家里有个懦弱的老婆,家境不是很好,她觉着这一切在眼前的和她当初对他的设想完全就是两嘛事,那时候,他优秀,他高傲,他才华横溢,老师们都说他前途无量,同学眼里他是学习的好榜样,谁能想到他会成这个样子,也会光着黑乎乎脏兮兮的脚板满地跑,也会抽着烟斜着眼睛说些荤话,吃饭时,也有哪些大声的咀嚼声,她恍恍惚惚觉得,自己真的不再是个小姑娘了,37岁了,怎么就不能面对真实的生活呢,那有人不变的呢,那有人一辈子生活顺利平坦的呢。

不惑之年,成为女明星的她,遇见前任的他

清早,她是被嘈杂的声音给吵醒的,大概是孩子要上学,哭着喊着要买个什么东西的样子,那女人不给买,他的大拖鞋从房间的这头走向那头,大声的咆哮些什么,她把脑袋蒙起来,继续睡觉,大约一刻钟的声音,孩子们上学去了,屋子里,有女人唠唠叨叨的声音,还有他大口喝稀饭的声音,风铃觉着是时候该起床了,她收拾好一切,出去和他们打招呼,他说:“过来吃饭吧。”那女人也热情的招呼她,她洗了把脸说不用了,拉着行李包要走,那女人将脸扯下,“是嫌弃我们不成?

”风铃赶忙摇头,那女人硬拉着她坐下吃了顿饭,接着招呼车子,他们一起送她去车站,路上那女人告诉她说,她听说了那件事,这地方就那样,你说要走我们害怕你不认路,这地方流氓地痞多,你下次来,可别忘先给我们打个电话,免得又遇到哪些人,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风铃笑笑道了谢,一转头,看到他有些冷的脸,不觉有些好笑。

她坐上车,和他们说再见,车子一晃要开动了,昔日美好的少年只留个侧影给她,剩余的模样已面目全非。车子路过一个个站点,最终还是回到了原来的城市。

她下车,大老远的就看到了经纪人,一脸的担忧模样,她张开黑乎乎的手,从背后遮住她的眼睛,经纪人气急败坏的骂她,最后,她看到旁边站着的他,她说:“先生 ,你好啊。”他没有理她。 她撇撇嘴巴说:“我累了,给我安排住处没有。”经纪人说一切都安排好了。

她又开始唱歌了,只是好坏褒贬评价不一,经纪人也不再说什么,她按着自己的风格即兴发挥,自己写歌,自己谱曲,自己唱歌,录音棚都快成了她自己的乐土,她越来越努力,越来越有名气,人气涨了起来,经纪人看着,也不似往前那样眉头紧皱了,一切都像好的方向发展。

她空灵的歌声最后还是得到了肯定,只是她决定要隐居到幕后,做个词曲的写作者,让自己的歌被不同的声音传唱,她想也算是件美事,自己站在那个台子上总要面对那些舆论、媒体的关注,做出来的音乐总是有些聒噪,而隐居到幕后,就可以更专心的搞自己的音乐,写出的东西也多些安心恬静的味来,做的更多的还是自己喜欢的事,自己的音乐也同样得到了发扬。

对于这个决定顿时引来一片非议,有人评价说,这岂不是浪费了一个天才音乐者的才华,隐居到幕后又能做出什么贡献来,有人说,这样也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总之还是在搞音乐嘛。经纪人气急败坏的骂她脑子进了水,现在正是她最好的发展阶段,这个决定算什么,有可能一辈子都被埋没了。

公司里其他的人撇撇嘴说:就她那样,能成什么大气,还不是顶不住压力来着,早就觉着观众是被她蒙蔽了,怎么我就没看出她有什么天分来着。或许也就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决定不是什么随便之举,而是想了很久的,大概是从自己辗转到各地开始时吧,大概是看到那个往昔少年后便萌生的想法,大概是结识他后,认识到自己的孤单开始吧,她觉着大抵也是因为自己37岁的缘故吧,总是找不到着落,这让她有些迷茫,反正是诸多原因了,随旁人怎么去说吧。也就在这一年,她的词曲谱作红极一时,她写的歌被大多数人传唱,她成了圈内有名的音乐人。

不惑之年,成为女明星的她,遇见前任的他

刚刚下过一场雨,他来找她,他看着眼前的这个37岁的人,恍惚觉着年龄就像是个玩笑,眼前的人那里像37岁,走出去,估计叫她小姑娘的远远超于关于阿姨的叫法。她走过来,只是淡淡的说:“签字吧。”

他说:“你可想好了,签完字,你就是二次离婚的女主角,估计可再也没人要了。”

她皱皱眉头,说:“你总是不懂,我在乎的就不是这些,就好比你的那些所谓的钱什么的总是与我无关一样,我也有钱的,图你的做什么,这世上与我有关的,总是旁人不懂得。”他哪有闲工夫听她这些废话,拿出那张签字单,递给她。

一阵风吹过,扬起她的发丝,她转身要走,他来了句,“这下你满意了,我的人再也不用天涯海角的追着你了,你自由了。”她想了想,说:“这和自由无关,更何况,你根本困不住我。”

他笑,她走,他老去,她也老去,他依然玩闹,一生再未娶,她一生追着她的梦跑着也未嫁,后来,他说:“她走的那些日子,他一直追随着走过她走过的城市,却总也跟不上她的脚步,就好比第一次见到她,很好奇,哪有那样的人,一张素面朝天的脸,普通不过的牛仔T恤,站在台上,唱谁也听不懂的歌,若不是声音空灵,怎地也不会让她进公司,她想了想,说:“明天我要离开这间公司了,从此退出这个圈子,此生再也别见了。”

后来,她老了,却喜欢上了旅行,她将一生积蓄全部拿出捐给慈善,捐给那些有梦的孩子。她有时,也觉着自己傻气,怎么就能这样追着梦和感觉过了一生呢,这种选择估计也就她做的出来来着。

不惑之年,成为女明星的她,遇见前任的他

若然相遇奶茶怎么样

不惑之年,成为女明星的她,遇见前任的他[若然相遇奶茶怎么样] 创建时间:2022-06-17 14:34:51

很赞哦!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