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茶叶文化茶叶文化

为一杯奶茶排队千米,排队的人兴[茶颜悦色随行杯]

为一杯奶茶排队千米,排队的人兴[茶颜悦色随行杯]的作者邵耘涛 邵耘涛 发布时间: 2022-06-15 14:11:33 茶叶文化67人已围观

简介长江日报-长江网12月1日讯(记者张维纳)12月1日上午,#武汉茶颜悦色门外排起长队#的话题冲上了新浪微博热搜第一。当天上午10时,武汉首家茶颜

原标题:

为一杯奶茶排队千米,排队的人兴奋,过路的人疑惑

本文关键词:茶颜悦色随行杯

为一杯奶茶排队千米,排队的人兴奋,过路的人疑惑

视频加载中...

长江日报-长江网12月1日讯(记者张维纳)12月1日上午,#武汉茶颜悦色门外排起长队#的话题冲上了新浪微博热搜第一。当天上午10时,武汉首家茶颜悦色开门营业,而从早上七时起,门口排起的长队就浩浩荡荡。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在早上九点半到达现场时,队伍已蜿蜒近千米,直接排到了竞争对手喜茶的门口。

排队的顾客兴奋又着急,从旁边路过的人觉得怀疑又好笑,“为了喝杯奶茶,排这么久的队?”觉得不可思议的路人,也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下视频,发在朋友圈和微信群。

为一杯奶茶排队千米,排队的人兴奋,过路的人疑惑

(图为奶茶店门口排起的长龙。记者张维纳 摄)

要喝朋友圈第一杯奶茶

排队三小时的小陈把自己买好的4杯茶颜悦色摆在门口的桌子上,给奶茶们拍了一张合影,又选了外形最好的一杯握在手里,拍了一张自拍。照片拍完,抓紧“嗦”了一口奶油,开始认真发朋友圈。“我买的都是冷饮,因为凉的比热的好喝”,但室外只有8℃,小陈一边冻得哆嗦一边喝奶茶。

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翻看她的朋友圈,从11月28日开始,小陈已经开始策划要在12月1日武汉首家茶颜悦色开业当天,坐最早的地铁去喝“朋友圈第一杯奶茶”。今天早上5点半,小陈就起床了,从新路村出发,换乘地铁7号线和1号线,不到7时,小陈就到了茶颜悦色门口,而此时,距离奶茶店开门还有三个多小时。

不是所有人都像小陈一样,能在早上五点多为一杯奶茶起床。毛毛和同学八点钟出发,等到武汉天地时,队伍已经排了五百多米,排了一个多小时后,她们又通过美团外卖下单了两把折叠椅,一边坐着一边排队。

为一杯奶茶排队千米,排队的人兴奋,过路的人疑惑

(图为12月1日,有顾客为了排队,通过美团外卖现买了凳子,边坐边排。记者张维纳 摄)

微信群里围观“奶茶的疯狂”

12月1日,即使你没去武汉天地,也在朋友圈里、微信群里见识到了“一杯奶茶的疯狂”。

“喝了这杯奶茶可以延年益寿吗?”在东西湖一家公司上班的杨谦和同事讨论起微信群里疯传的排队视频。

“不能长寿,但能发朋友圈。”同事调侃。

不能理解为了一杯奶茶排队一天的,不只是杨谦和同事们。家住武汉天地附近的王叔每天早上都要在附近遛弯,今天路过这家新开的奶茶店,他忍不住驻足围观。

“这是在免费领什么东西?”王叔问身边正在排队的小伙。

“哪是免费领啊,这是在排队买奶茶,一杯150元都难得买到”,小伙向王叔解释。

听到一杯奶茶炒到了150元一杯,王叔更不理解了。“浪费这么长时间,买这么贵的奶茶有必要吗?”

外卖小哥们也见证着一杯奶茶的疯狂。“早上送了四杯,赚了400元”,路边,外卖小哥陈健正在和同事们炫耀今天的业绩,找他下单的顾客都给出了近百元的高额跑腿费。

为一杯奶茶排队千米,排队的人兴奋,过路的人疑惑

(图为奶茶店门口排起的长龙。记者张维纳 摄)

开业当天出现“雇人充场”舆情

“今年8月,我在长沙太平老街为了买一杯茶颜悦色,排了四小时的队,在火车站买茶颜悦色也等了2小时”,排在队伍最后面的小莫(化名)安慰其他人,“你去长沙也要排队,在武汉多排一会儿也没有关系”。

上午11时,仍有新顾客前来排队,但被工作人员陆续劝退。“现在开始排队,已经买不上今天的奶茶了”。

与此同时,微信群里开始流传一张“奶茶店充场3小时40元工费”的群聊截图。长江日报-长江网记者拨打该电话时,对方告诉记者,“你今天来晚了,报名时间昨天就截止了”。这位不愿具名的男性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次排队需要二三十位“虚假顾客”充数,但名额早已订满。

记者注意到,中午12时,茶颜悦色官方微博针对网上出现的“雇人充场”舆情进行了回应,他们在回应中称——目前网络上在散播不实消息说茶颜雇人充场,门店已进行报警处理,交由警方跟进。

餐饮行业的缺点被奶茶行业做成卖点

12月的第一天,这场声势浩大买奶茶的行为冲上了新浪微博热搜榜第一。“这是一个人们愿意花几个小时买一杯奶茶的时代。”30岁的陈星和三位朋友挤在队伍里,当记者提出“为什么一定要排队买一杯奶茶时”,陈星安慰记者,“你不用担心我,我很清醒,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为了买这杯奶茶,陈星请了一上午的假,这个月的300元全勤奖没有了,“但300元可以给我带来快乐。”至于快乐是什么,陈星给出了“社交需求”“虚荣心”“逃离工作”等关键词。他自称是奶茶爱好者,每天下午,他都会邀约同事一起外卖点奶茶,“一杯奶茶放在桌上,想起来的时候喝一口,工作都会轻松很多”。

排起的长龙蜿蜒,队伍里是来自年轻人的兴奋,队伍外,做中式快餐的杨先生带着团队五个人站在奶茶店门口观摩,“我们就是来学习的”。杨先生想不明白,为什么排队这种餐饮行业的缺点,竟然能被奶茶行业做成卖点?他和身边的90后员工讨论,“我们回去也要想几个点子,让年轻人也愿意为我们排队”。

排队已经成为奶茶店开业的标配

为一杯奶茶排队千米,排队的人兴奋,过路的人疑惑

(图为奶茶店门口排起的长龙。记者杨涛 摄)

“以前我们学校门口的奶茶店是不用排队的”,胡媛爱喝奶茶,但她不会为了一杯奶茶去排队。在她的印象里,最初的奶茶都是校门口卖两三元一杯的“台湾奶茶”,直到一点点、喜茶等新式奶茶的出现,让胡媛有了一种喝奶茶的紧迫感。

但在从事广告营销工作的胡媛看来,如果只是单纯的排队,不能断定有营销力量的介入,但当一些营销大号、微博大v一起刷屏转发时,那几乎就可以断定背后有着营销力量的推动。“袁大头包子门口常年都是排队的,但你看袁大头上过微博热搜吗?”

近几年,每当有网红奶茶品牌入驻武汉,胡媛都会和同事们现场观摩,他们不是纯粹地排队买奶茶,而是去现场“取经”。在她看来,新式奶茶能吸引年轻消费者的不仅是“好喝”那么简单。

茶颜悦色进入武汉市场前,其品牌部团队提前三个月来到武汉取景,拍下了江汉关、知音号、热干面等武汉元素,设计师又以这座城市的历史和日常生活为灵感,创作了一组武汉限定周边,包括以武汉过早为主题的随行包、笔记本、怀旧杯、小徽章和明信片......这些小而精致的文创产品在开业当天,也被顾客评价为“有城市气息的”暖心之作。

以另一奶茶头部品牌奈雪の茶为例,奈雪官方表示,奈雪的杯子是老板娘花费18万,以自己手的握度尺寸为参考,前后折腾了18次才调整出来,只为找到“最佳握感”,这被粉丝们称作“奈雪杯”。加上店面风格都由外国设计师设计打造,灯光还采用更适合拍照的柔光。这一切在胡媛看来,都可以当做宣传的噱头,增加奶茶的附加值。

早上五点半,小陈乘坐最早的一班地铁抵达武汉天地,买到了朋友圈里的第一杯奶茶。一个人坐在座位喝奶茶的空档,她被多家媒体轮番采访。直到中午返回家里,她还在微信上向记者表达遗憾,“早上拍的那张自拍太草率,还应该拍得再漂亮一点”。

【编辑:朱晨颖】

茶颜悦色随行杯

为一杯奶茶排队千米,排队的人兴[茶颜悦色随行杯] 创建时间:2022-06-15 14:11:33

很赞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