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茶叶文化茶叶文化

肯尼亚红碎茶[肯尼亚茶叶]

肯尼亚红碎茶[肯尼亚茶叶]的作者子傲旋 子傲旋 发布时间: 2022-07-23 09:01:38 茶叶文化80人已围观

简介1823年,一个叫罗伯特·布鲁斯的英国少校前往缅甸执行一个商业任务时,在缅甸的阿萨姆地区意外发现了一种疑似野生茶树的植物,当时他还不确定,只是简

原标题:

重回世界第一的中国茶,如何出一个红色的立顿?卖外国茶

本文关键词:肯尼亚红碎茶

1823年,一个叫罗伯特·布鲁斯的英国少校前往缅甸执行一个商业任务时,在缅甸的阿萨姆地区意外发现了一种疑似野生茶树的植物,当时他还不确定,只是简单做了报告。第二年英国对缅甸发动了第一次英缅战争,1826年缅甸战败,阿萨姆被割让给了英属印度。英国植物学家在经过多次研究后惊喜地发现,在阿萨姆地区发现的植物,确认属于一种大叶种的野生茶树品种。当时英国已经掀起了全民饮茶热,但全世界只有中国产茶,每年大把的银子流入中国,把正在进行工业革命,到处缺钱的英国心疼得死去活来,正想千方百计地摆脱对中国茶的依赖,于是迫不及待地在阿萨姆地区实验种植,并获得了初步的成功。

重回世界第一的中国茶,如何出一个红色的立顿?卖外国茶

第一次英缅战争

1838年,第一批阿萨姆土种茶树制作的茶叶运往伦敦,共8箱,立刻引起了轰动,一个激动的爱国商人立刻把这8箱茶叶包圆了,这下在印度种茶的希望被彻底燃烧起来了。趁热打铁,第二年末又有95箱质量更好的阿萨姆土茶抵达伦敦,并于1840年3月再次被拍卖一空,所以英国人把1840年当作是中国茶在英国消退的开始之年。

自此之后,英国凭借着雄厚的研发技术,开始使用机器替代人工加工茶叶,机械化大生产使得茶叶的产量和品质逐年上升,价格却在下降,吊打当时还是用手搓脚踩制茶的中国茶,最终,印度茶和锡兰茶在19世纪80年代取代中国,坐上了全球出口的头把交椅,中国茶在1886年到达出口历史最高峰之后,从此一蹶不振,加上连年战乱,产量和茶园面积迅速下滑,进入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衰退期。

重回世界第一的中国茶,如何出一个红色的立顿?卖外国茶

杰克逊式揉捻机,1880年造

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茶开始逐渐复苏,茶叶作为出口创汇的重要的商品,受到了国家的大力扶持,茶园面积、产量和出口量也在恢复,开始慢慢夺回世界霸主的地位。

1967年,中国茶园面积再次超过印度,重新成为世界第一,从此一骑绝尘,再也没有失去这个位置;

1971年,中国茶叶产量超过斯里兰卡,成为世界第二,仅次于印度;

1992年,中国茶叶出口量超过印度,成为世界第二,仅次于斯里兰卡;

2001年入世,是中国茶叶腾飞的关键节点,从2002年开始,中国的茶叶产量和种植面积呈现爆发式增长,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重回世界第一的中国茶,如何出一个红色的立顿?卖外国茶

来源:联合国粮农组合

2006年,中国茶叶产量超过印度,在产量和茶园面积上重回世界第一。

到了2016年,中国的茶叶产量是印度的2倍、斯里兰卡的8倍、肯尼亚的5倍。

中国现在是全球产茶和种茶第一大国,茶叶消费第一大国,出口第二大国,仅次于出口第一的肯尼亚。

据中国茶叶流通协会统计,2020年中国茶叶产量达到了274万吨,占全球的45.6%。

中国茶已经完成了阶段复兴,开始进入新的发展时期。

不过虽然宏观上如烈火烹油一般,企业层面上还存在诸多问题,其中最明显的一个是茶企多而不强,众多茶叶企业规模较小,有名茶无名牌,各地名茶“有名无姓”。

正是基于这一点,2008年新华社的一篇《七万家中国茶企不敌立顿一年》的文章,立刻引发了巨大的争议,以至于13年后,这句话依然被各路自媒体翻来覆去地说。

其实这个说法非常片面,说句不好听的,一看就是外行写的,我之前专门写过一篇文章驳斥过这种说法(立顿打败中国7万茶企?如今的它举步维艰,中国茶却蒸蒸日上 ),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共鸣,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

以立顿为代表的外国茶,和中国茶虽然都是茶,但其实不是一个东西,二者有两个本质区别:

一、两者的定位完全不同。中国茶是传统制茶工艺(OTH)制作的茶叶,要求外形好看、追求产地、富有文化内涵、强调原汁原味和变化丰富的独特口感,但每种名茶产量少,很多还得抢,稍有不慎就容易买到假的。而西方茶基本是CTC红碎茶,强调味道的拼配,口感的冲击力,冲泡的方便,不挑产地,所以出货量巨大。

大体上可以这么理解:中国传统茶叶是手工研磨的咖啡,还得用特定地方的咖啡豆,喝的就是个讲究,而西方茶叶是袋装的雀巢咖啡,工业化制成品,图个方便。

有人可能要说了,外国茶也有贵的啊,比如英国皇家御用品牌川宁推出的伊丽莎白女王登基60周年的定制款,100克是1888元,这也不便宜啊。

你要这么比,那就都极端点,牛栏坑肉桂一斤多少钱?8克500,100克要6000多了。

事实上,立顿的茶平均也就110多一斤。

二、消费范围的不同。中国产茶虽然是天量,但是架不住人多,基本都自己喝了,2020年一共生产了274万吨茶,国内卖了220万吨,内销比率达到了80%,出口仅占20%。这跟肯尼亚就不一样,肯尼亚内销比率只有5%,茶叶都被西方几个茶叶巨头买走了,肯尼亚自己人喝不起,虽然产量远低于中国,出口却是世界第一。

但以英国品牌为首的西方茶,其主要市场面向全世界,其中国的销售占比小的可怜,中国的袋泡茶所占的市场份额只有5%,艾媒咨询调查数据显示,中国消费者最常购买的袋泡茶品牌前三为立顿、大益茶和CHALI茶里,立顿占了为39.6%。立顿天天说自己连续多年在细分领域销售全国第一,但从来不提在中国的销售额。

你拿中国茶企在国内市场的销售金额,和立顿在全世界的销售金额对比,这叫耍流氓。要比,就拿国内市场比,立顿在中国的销售额恐怕比不了国内的几个茶叶巨头,否则早就宣传开了。

其实不止是立顿,所有外国茶品牌,不管你什么抹茶、袋泡茶、散茶,在中国都被本土茶压着打,亏着中国市场体量太庞大,把地缝子扫扫还够他们吃的,但要想提升市场占有率,那基本不现实,最多在水洼里当个胖头鱼。立顿也做过中国传统红茶,但没人认帐。

没办法,单论茶文化,其他国家都是弟中弟。

但话说回来,正是因为中国传统茶叶的性质所限,中国的茶企在国内做成立顿这么大是不现实的,不说别的,就说产量,中国光绿茶就有200多名优品种,还就愿意讲究个产地,都是巴掌大点地,能产多少?规模自然上不去,自己人都不够喝的。而国内的茶友们还就认各种名茶,都有自己的心头所好,每年就买这几种茶,能做大就怪了。

所以说在国内市场出不了立顿,也很难出巨无霸,但很多国人天天吆喝着,觉得没有个世界级的茶企很没面子,配不上中国茶叶超级大国的地位。

其实这么想也对,这也是中国茶进入新的发展阶段所必须要做的,拥有一个在国际上有一席之地的巨无霸企业。

那只有一个办法,别在国内玩,走出去,面向全世界。

国际和国内两个茶叶市场,基本可以说是两个平行宇宙,很难相交,玩法大不一样。

首先要明确一点,国内的茶和国际上大宗交易的茶不一样,国内买卖的是传统加工技术的散茶,但是从1990年开始,CTC红碎茶已经超过了散茶,占据全球60%以上的市场份额,如印度、肯尼亚这些国家,CTC红碎茶占总产量的90%以上。

重回世界第一的中国茶,如何出一个红色的立顿?卖外国茶

CTC红碎茶

另外,现在国际茶叶市场的江湖,是一百多年前由英国人一手打造的,现在的几个主要产茶国,除中国外,像印度、斯里兰卡、肯尼亚这三大巨头,都是由英国人手把手养起来的,以前全部是英国殖民地,即使这三个国家独立了,在茶叶上也和英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现在全球茶叶有几大巨头,分别是立顿的老东家联合利华(英荷)、塔塔全球饮料公司(英印)、川宁的东家英国联合食品公司、国泰航空的东家——太古集团(英国)等等。

英国本土一两茶都不产,但英国的茶企控制了全球除中国外一大半的市场,那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首先,在主要产茶国建立生产基地。像联合利华在肯尼亚有规模庞大的茶园,大的有几万亩之多,深度参与当地茶叶的种植经营,其分公司企业领导往往也会在茶叶协会担当高层,对当地的茶行业影响很大。肯尼亚虽然在上个世纪60年代独立,但小农茶园只占60%,剩下的都被大型茶企所掌控。

重回世界第一的中国茶,如何出一个红色的立顿?卖外国茶

肯尼亚茶园,肯尼亚的茶叶出口量全世界第一

第二,茶叶拍卖行里呼风唤雨。现在全球市场的大宗茶叶原料的买卖,基本都是在各个产茶国的拍卖行里进行的,这套模式是1837年英国人在伦敦发明的,谁出的价高茶叶就归谁,如今各个产茶国都成立了拍卖中心,比如印度的加尔各答茶叶拍卖中心、肯尼亚蒙芭萨茶叶拍卖中心、斯里兰卡科伦坡茶叶拍卖中心,大宗茶叶交易都在这进行,凭借其强大的体量,巨头们在茶叶的定价上有一定的话语权。

第三,巨头们掌握了茶叶生产加工和营销等行业下游链条。茶叶生产国所提供的,仅仅是毛茶,并不能直接面向市场,CTC红碎茶需要再加工,到消费者手里之前还需拼配、包装、运输、零售,茶行业的利润主要就集中在这些环节,加工环节也很少在产茶国,都掌握在自己国内。而产业链上游也就是产茶国的利润低的超过很多人的想象,就拿咱们自己来说,2019年平均出口单价是0.55万美元一吨,合人民币17.7元一斤,就这点钱去掉人工钱还能挣多少?真的就是个辛苦钱。

重回世界第一的中国茶,如何出一个红色的立顿?卖外国茶

英式红茶不在乎原汁原味,而是力图通过配品制造出口味多样但品质稳定的茶叶

要知道中国的茶叶出口单价在全世界主要产茶国里排名是靠前的,经常排名第一,其他国家的窘境就可以想而知了。

可到了茶叶巨头们的手中,低端的比如立顿,一斤可以卖到110元左右,高端的如川宁能达到几百元一斤。

其实,做不做茶叶出口也无所谓,出口第一这把交椅也没那么重要,因为这个活费力不讨好。

首先,种植茶叶是个极辛苦的工作,就比如说采茶,很多人对采茶这个事情怀着一种天然的浪漫情愫:挎着竹篓,穿着长裙,撑着油纸伞,悠然地走在一片青山绿水中,素手一伸,一片茶芽撷于指尖,放在鼻尖一闻,一阵清香鲜醇,简直惬意到不行。

重回世界第一的中国茶,如何出一个红色的立顿?卖外国茶

这就是被电视剧和广告洗脑了,属于妄想症,得治。采茶属于最艰辛的农业生产环节之一,非常枯燥,费心费神,年轻人就没有人愿意干。这么说吧,据我观察,那些从没采过茶的人,只要能坚持15分钟以上,那就算是好样的。另外,采茶人工成本很高,以浙江为例,当地人雇不起,采春茶得从安徽雇人,一人包吃包住是一两百一天,这还不算,还得给中间人介绍费,一人采茶工1000元。

从目前来看,中国不断上涨的人工成本是制约国内茶叶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日本就是现成的例子,很多人不知道,在二战之后,日本曾经是全球排名前三的产茶国,如今出口量还不到6000吨,大部分还是抹茶,就是因为日本成为发达国家之后,支撑不起采茶所用的巨额人工费用。

重回世界第一的中国茶,如何出一个红色的立顿?卖外国茶

抹茶

中国这两年茶产业正在从浙江、江苏、福建往贵州、湖北等地转移,正是因为人工成本的原因。

所以出售毛茶的收益,其本质和在工厂给发达国家做手机、玩具等外贸代工是一回事,加工费只占终端销售价格的零头,自己出售人力,就挣个辛苦钱。

即使利用机器采茶,提高了采茶效率,降低了人工成本,但收益提升还是有限,其担负的风险也是最大的。

纵向上看,作为一个上游原料提供者,因为不直接接触市场,不了解行业风向,经常被坑。国际市场上每一年对茶叶的需求量都有波动,而不同产地因为气候等原因,产量也不尽相同,这就导致出售的价格飘忽不定,像肯尼亚等国家,有时全球需求量减少,导致其出口价格下降,有时候甚至需要减少茶园数量来降低风险。

横向上看,不同产茶国之间为了争夺市场,也存在着激烈竞争,比如肯尼亚的主要销售国如北非地区和中东地区,其市场份额这几年一直受到其他产茶国的冲击,其他国家也是一样,为了守住自己的基本盘,都要拼命压低成本,有时要打价格战。

去年7月安徽省黄山市歙县发了大水,把一个茶企3000吨茶叶都泡了, 损失达9000万,老板对着镜头失声痛哭。据南方茶叶博主介绍,他的这个茶就是出口茶,一斤就十几块钱。

重回世界第一的中国茶,如何出一个红色的立顿?卖外国茶

有人可能会说了,挣少点无所谓,量大了一样挣钱。

这茶叶不是你想出口就能出口的,这就是最为关键的一点,茶叶出口国要看进口国的脸色。

这一点在中国身上尤其明显。

上文说到,入世之后中国的茶叶有了爆发式的发展,其实主要是受国内市场的刺激,老百姓手里有钱了,喝茶的自然就多了起来。但是出口没有像内需那样爆发,因为一些发达国家在中国入世之前,连夜给中国茶叶砌了一道绿色壁垒,这个壁垒,就是农残。

中国茶的出口做不到世界第一,农药残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

1999年之前,欧盟的检查农药品种只有7项,结果中国一加入WTO,欧盟连连提高检测标准,从原来的7项直接到了2007年的220项,一直到2016年的470多项,而且每年还在动态变化,是一年比一年严格。

中国茶界目前唯一的院士,中国茶叶学会名誉理事长——陈宗懋就曾说过,农残问题,实际上是茶叶生产国和消费国之间的利益博弈。就比如欧盟,自己不产茶,但是茶叶主要靠进口,所以倾向于制定更为严格的标准。

陈宗懋还讲过一个故事:氰戊菊酯类农药标准,在1999年6月30日到7月1日,残留标准一天之间就下降了100倍。他就质问欧盟的有关专家:“原先的标准与现在的相差100倍,哪一个才是科学的呢?”欧盟专家无言以对,只好说:“用科学解释不清,这是政治和生意方面的事。”

所以说,茶叶出口的农残标准,不是科学,是政治和国际贸易问题。

再说日本,日本的进口茶叶农残标准也是一年比一年严格,检测项目由原本的71项增加到了276项,但因为日本是产茶国,所以它的标准就没有欧盟那么严,指标上要宽松很多。

最要命的是,欧盟和日本的标准中,有些农药给出了最大残留限量,而那些没有给出标准的农药,好办,一律按照0.01毫克/千克执行,意思是直接告诉你了,这些农药你一样也不能用。

就算你千辛万苦都满足了,那也简单,我想禁止你茶叶出口,再扩大农药禁用范围,提高标准不就完了?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了,发达国家提高农残标准也不是只针对中国,全世界的茶不都一样吗?

大不一样,肯尼亚、斯里兰卡、印度、乌干达等很多产茶国都属于英联邦成员国,和英国的联系非常紧密,或者直接说就是英国茶叶公司的原料产地,英国能对自己下手吗?不信看看立顿,爆出农残超标的新闻也不是一两次了,符合国标但不符合欧标,搞双重标准,都是千年的狐狸,可别在那装白莲花了。

农残指标这个东西,在进出口贸易的层面上,就是个文字游戏。

说了这么多,就一个意思,这茶叶出口国不好当,也没必要当,中国农业用地这么紧张,搞别的项目也能挣钱,没必要非得出口茶叶,要做就做品牌,卖成品,拿最多的利润。

但做国际品牌这条路充满了荆棘,因为这不是我们的主场。可以这么说,现在全球茶叶市场除中国外,基本都被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把持住了,在原料生产、拼配、加工、运输、品牌、销售渠道等环节,都是他们在操刀。场子是人家的,要进去,就要挤掉他们的市场份额。

英国利用当年日不落帝国的强大的国力,建立起自己的茶叶江湖,英国的茶叶公司依托英国殖民者打下的基本盘,这才能慢慢崛起,成为一方霸主。同样的,中国茶叶企业想要走出去争霸全球茶叶市场,也不是一两个企业能够做到的,还要依靠中国日益强大的国际地位,以国家实力为背景,打破在海外茶叶种植、采购、海外市场准入、销售渠道搭建等众多环节的桎梏,或者直白点说,中国能在未来在全球政治体系和国际贸易上掌握主动性和话语权,这样企业们才能乘着东风“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

如果说在国内做茶叶总是带着点云里雾里的玄学味道,在国际茶叶市场,那就是真刀真枪、刺刀见红的商业行为,考验一个企业的全球商业运作能力。

我总有一种预感,如果中国今后真出了一个全球茶叶巨头,恐怕和现在国内的大茶企没什么关系,因为玩法完全不一样,本土经验没啥用,反而会限制海外扩展的思路,除了技术层面,在海外开疆拓土所需要的综合,正是国内茶企的短板,先天不足,后天难补。也有可能是一个从来没有做过茶叶,但深入参与过国际进出口贸易,并且在海外从事过农业种植、了解海外消费者需求的农业龙头企业,很可能会杀出重围,成为一个红色的立顿。

希望这一天尽快到来。

(原创不易,如果大家喜欢咚咚写的文章的话,欢迎点赞、转发、收藏、评论,谢绝转载,谢谢!)

肯尼亚红碎茶

肯尼亚红碎茶[肯尼亚茶叶] 创建时间:2022-07-23 09:01:38

很赞哦!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