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娱乐大秦风歌行

大秦风歌行

忘忧草2区仙踪林852023-01-31 10:58:32
他出身将门世家,大秦祖上七代为将,风歌他是大秦一位将军,一位没上过战场的风歌将军。  庆历六十年,大秦冬月初,风歌北疆告急,大秦匈奴在庆国的风歌地界上烧杀抢掠,边疆守军无力阻敌。大秦  庆国无人,风歌庆帝欲派遣年逾七十的大秦杨将军远征,杨将军推称年老,风歌举荐其独子为将,大秦庆帝允。风歌  杨家七代为将,大秦代代皆是英勇无双的猛士。到了这第八代,却出了一个文弱的公子,且是独子,打小就喜欢舞文弄墨,与杨家的勇武之风格格不入。杨将军深觉不能到自己孩子身上断了杨家的传承,便强让自己的孩子习武,断了从文的念头,不愿就家法伺候。  这一转便是十多个年头,公子习武倒是随了杨家的天赋,日日精进,一晃,杨将军也成了公子的手下败将,杨将军甚喜。只是这公子却从幼时妙语连珠的多话人成了如今三日也难吐一句的少话人。  出征的前夜,杨将军召来了公子,第一次与公子一同喝酒,酒酣人醉,将军竟落了泪。  自顾的说着些胡话,将军也不愿公子从军,但将军老了,家族声誉需要新鲜的血液来守护,家中除了公子再无男丁,非公子不可,将军也悲痛,要亲手把自己的孩子送上九死一生的战场,但他作为杨家的将军别无选择。  公子将坛中酒一饮而尽,起身背对着趴在桌子上半梦半醒的将军,回眸,眸中闪着泪光。  “爹,三月之后我定凯旋。”  这是十多年来公子第一次喊将军爹。  (贰)  北风扬,公子鲜衣怒马离了都城未曾回头。  沙场狼烟四起,战旗飒飒做响,庆国军与匈奴已在此地鏖战了七个时辰,公子的战马早已战死,他只有疯狂的奔驰,挥刀,让匈奴的血溅撒在他的脸上不断的刺激自己的神经才能保持清醒。  战场被无数庆国人匈奴人的鲜血染的发黑,死尸遍地,公子已杀的麻木了,猛然间,他似在狼烟笼罩的太阳上看到了什么,是家吗,是庆国吗?  公子笑了,他支着刀头发被风吹的散乱如麻,他已杀不动了,可,匈奴还未退。  “嘭!”  一支突如其来的车弩巨箭将公子射出了数丈,箭贯穿了他的身体将他狠狠钉在了庆国战旗的战车上,公子吐着鲜血,遥望远方,他笑着,那阳光里的,原来是她。  ……  他是将军府的公子,她是他的婢女,他们青梅竹马但却身份悬殊,婢女从未表露过心意,公子自逢将军逼他习武也变得少话隐藏了所有感情。  “公子哥哥。”  一个娇小的身影眼巴巴的望着槐树梢,风吹过,树叶沙沙作响,显出一个靠坐在树上的白衣少年。  “嗯?”  那白衣少年将目光从远方收回,看着树下那个可人小姑娘,脸上多了几分笑。  “为什么竹子可以吹出这么好听的声音呢?”  小姑娘疑惑的挠着脑袋,泯着嘴脸蛋鼓鼓的。  “蠢姑娘,这叫笛,一种乐器。”  白衣少年哈哈笑着,一个纵身从树梢飘然落下。  “原来一个普通也可以变成极好的东西呢。”  小姑娘背起了手,变得扭捏起来,白衣少年的靠近显然让她有些手足无措。  “是。”白衣少年到了小姑娘的身旁,宠溺的捏了捏她红扑扑的脸,两人嬉笑着,打闹在了一起。  “只要去想成为更好的,努力的去做,便有机会成为更好的。”白衣少年说。  “我想变得特别特别的好,这样就能配得上公子哥哥了,可是……”  这终究只是小姑娘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话。  “我想用我的文字将我自己留在这天地间,描绘一切,书写一切,一切便会记住我。”  白衣少年看向天空。  “那我呢,那我呢,公子哥哥。”  小姑娘扯着白衣少年的衣袖,睁着大眼睛巴巴的看着他。  “哈哈哈,当然还有最最最蠢的你啦,我的文字,我的一切都会把你留住。”  白衣少年笑着,小姑娘也咯咯的笑。  “我教你吹笛。”  “好啊,好啊。”  一转几个春去秋来,小姑娘虽仍是下人衣物但更出落的清秀了几分,白衣少年却换上了黑衣,从此不再舞文弄墨,随身的笛子也不知去了何处,话少了,人也木讷了。  “公子哥哥。”  “公子哥哥?”  将军府的演武场上终日都有公子的身影,将军要他练剑,他便练,练到将世间俗物都抛之脑后,姑娘的呼唤也是。  姑娘看着演武场上的身影,却不能对那上面的人有丝毫帮助,泪便止不住的流。两人早已不似从前的形影不离。  ……  公子在出征前夜酒后去见了她。  “我心上有你。”公子声音嘶哑,看着已是面色昏黄,不再有年少时灵气的婢女,说着,随意的坐到了一旁的青石地上。  “我知道。”婢女放下了手中缝补的衣物,看着公子。  “我……”公子想再说些什么。  “我都知道。”婢女从枕边的木盒中取出了当年公子赠予她的竹笛,抚摸着,像对她的爱人,泪就止不住的流。  烛光摇曳笛声婉转,薄纱婆娑,便化作一方云雨。  婢女靠在公子的身上,想让公子与她去天涯海角,但她终是说不出口,因为她知道她不能。  ……  出征那日,城墙之上,婢女吹响沾着泪的笛子,那是少时,公子教给她的《别君赋》。  公子未曾回头,UU看书www.uukanshu.com 因为他不敢回头,他怕让她看到,让所有翘首以盼的人看到,他们的公子,他们的将军,竟在出征离家时落了泪。  将军狂笑着,他知道,他要死了,但他自出了都城就再也不是公子,他是将军,杨家的将军,庆国的将军。  他回光返照一般,折断了贯穿他身体的箭,他不能撒手,因为,匈奴还没退,边疆还未安宁,他还不能死。  将军怒吼着,杀向匈奴。  (终)  是春,万花盛开。  敌寇尽退,庆国军凯旋而归,他们,带回了将军的棺椁。  将军战死,庆帝宣昭,赐护国大将军位,将军之陨天下同哀。  他成了真正的将军,战死沙场的将军。  却忘记了还未来得及成为她的将军。  ……  “老将军,赎了自己的身,看样子是要走了。”  “罢了,随她吧。”  “可她,怀着将军的骨肉啊。”  “我不能再害了他的孩子啊,随她吧,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  婢女身怀六甲离开了将军府,那是公子的孩子,在婢女的心里,他是公子,她一个人的公子。  每逢清明时节,婢女便携幼子同往将军陵祭奠,逢时,便吹响笛子,是公子教她的《别君赋》。  “儿啊,你要记住,你爹,是这天底下最英勇的将军。”  “娘,孩儿记住了,可我爹他什么时候回来看我们呀?”  “你爹啊其实一直都在我们身边,小心翼翼保护着我们呢。”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