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茶叶问答茶叶问答

金骏眉一般什么价位 [金骏眉铁罐价位]


金骏眉一般什么价位
[金骏眉铁罐价位]的作者伯海阳 伯海阳 发布时间: 2022-07-26 09:08:05 茶叶问答71人已围观

简介女孩子很爽快的点了A餐,陆子浩说来一份同样的。“在我看来,西餐大同小异,所以,和你一样的就好”。“是的,但我喜欢欧洲,特别是瑞士啊、法国啊,很浪

原标题:

小说:总裁突然暴怒,竟当场解雇女秘书,不料事后却哀求她回来

本文关键词: 金骏眉一般什么价位

小说:总裁突然暴怒,竟当场解雇女秘书,不料事后却哀求她回来

女孩子很爽快的点了A餐,陆子浩说来一份同样的。

“你都不知我点的什么,就说同样的吗?”对面的女孩冲他笑了笑。

“在我看来,西餐大同小异,所以,和你一样的就好。”他尽量显得有亲和力。

“安琪小姐在银行工作?”为了不冷场,他主动挑起话题。

“是的。请叫我安琪、琪琪,或者Angel.”

“平时工作忙吗?”陆子浩没话找话。

“还好,偶尔也需要加班。国内的体制和国外大不相同。对了,连空气都差很多。我有些后悔回来了。”安琪说话带点撒娇的语气,可是嗓音略显嘶哑。

“安琪原来在哪里留学?”

“英国。”

“哦,那里的天气也不见得很好。”

“是的,但我喜欢欧洲,特别是瑞士啊、法国啊,很浪漫,坐在小镇上,感觉特别美。你呢,在哪留的学?”她仿佛还沉醉在异国他乡的温暖小镇。

“国外的环境是比国内好。我没有留过学,在国内的大学毕业,然后一直工作,我是一个没有留洋背景的土鳖。”这是陆子浩突然想到的词。

“是吗?但是听说你生意做得很大。”她并不失望。

“很大谈不上,有一群海归在公司工作。我只是偶尔出国,所以,我更喜欢国内,根之所在。”他淡淡的说。

“有钱人都喜欢选择移民,你有这种想法没?”安琪说。

“暂时没有,估计也不会有。父母,朋友都在这边。背井离乡的去折腾干嘛?”他说的是实话。

“我听说你父亲是个高官?介绍人提了一下,但没说清楚,挺神秘的。”她好奇的问他。

“普通公务员,快要退休了。”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带过。

陆子浩认定相亲真是天底下最无聊的事了,出于礼貌,他一直在强迫自己热情点,这不是面对公司的职员,不能严肃板着脸。

好不容易吃完饭,陆子浩问安琪:“安小姐开车来了吗?”

“没有。不要老是叫我安小姐啊,叫琪琪。”她笑着抗议。

“我送你回家。”他体贴的说。

“你是不是抗拒相亲这种形式?”她不接他的话,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问他,她感觉到他一直是在应付。

“不会,现代人交际圈有时候并不大,相亲也许老套,但人和人之间的缘分和认识的形式无关。”他如实相告。

“要不我们再去看看电影?很久没有合适的人陪我看电影了。”安琪主动说,陆子浩正欲回答,手机响起,他一看,是陈瑞,真是救星啊。

“浩子,我今天弄到了特别好的茶,有兴趣来我家品一下吗?”

“好,等下就到。”他答得很痛快。

“安琪,我生意上有点事,还有个重要应酬,今天不能陪你看电影了,先送你回家。”

“好的。”安琪虽然有些小小失望,还是不得不接受这个结果。

陆子浩将安琪送回家,因为是她订的地方,她家离西餐厅并不远。一路上两人无关紧要的聊了些话题,感觉都是没话找话,枯燥无味。送完后,陆子浩直奔陈瑞家。

陈瑞打开门,第一句话就是:“你一个人?没带我的小老乡来?”

陆子浩当场发晕,小老乡,已经要她滚蛋了,明天,她会出现在公司吗?

他不想告诉陈瑞这些事,只是淡淡的说:“你又没说要我带她来,怎么了?你想见她?”

“随口一问嘛,你的助理,原来方晋可是你的跟屁虫,我以为小老乡也一样,前几次喝茶、我生日,你不是都带着她的吗?”

两人坐定,品着陈瑞的金骏眉。陆子浩一言不发。

“浩子,怎么今天无精打采的?”陈瑞问他。

“有点累,还好。”

“刚才做什么去了?累了?滚床单?”陈瑞故意笑话他。

“差一点,没滚成,你打电话坏我好事。”他牵强的笑了笑。

“什么?真的假的?”

“是啊,刚才去相亲了,吃了饭,人家还想去看电影,看完电影滚床单。不就是这样的节奏吗?”他靠在沙发上显得很疲惫的说。

“呦呵,感情真是我坏了你好事啊。你要是想去滚,你会来才怪!我感觉是我的电话救了你,说说,怎么想到去相亲的?”他倒来兴致了。

“我妈的意思,我总得体谅一下吧?”他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怎样,有戏吗?”

“什么都说国外好,受不了。国外虽好,不是我的家啊。”他懒懒的靠在沙发上,这两天也没做什么,怎么就是感觉提不起劲呢?“我今天晚上不回去了,在你这留宿了,不会妨碍你吧?”

“留宿可以,不过,你真的显得有点不正常。”陈瑞认真的对他说。

“没什么,小感冒,药老板给我下点药吧。”他随口说的,药,又是药,想到自己将药盒摔到地上说再也不要见到她的的情景,他的心,隐隐作痛。

“陈瑞,你小老乡加盟了康健,开着药店你知道吗?”她的笑脸在他眼前飘,他忍不住说起她。

“啊?还有这事?上次在一起没听她说起。”陈瑞抬眼望了一下陆子浩。

“她看到你很紧张。”他想起她为了和陈瑞相见时刻意的打扮、特意喷的香水,羞怯的神情、还有紧张得说不出话,以及那个想送没送出手至今挂在他车上的小挂件,真是二姐。只是这些,以后都见不到了。

“呵呵,你又说笑话了,我觉得你对我小老乡挺好的,因为是老乡吗?”他问陆子浩。

“你和她是老乡,我也是上次她告诉你的时候才知道。”说起她,他再次难受。

“哦。我以为你又因为老乡情结,另眼相看呢!”

“不是。她,好象还不错!”他莫明其妙的冒出这句感慨。

“你是指工作还是生活?”陈瑞故意发问。

“我和她只有工作,哪来什么生活?”他刻意强调。

“不尽然吧,助理,一般从工作到生活,无处不在。作为女孩子,她没有被你这样挑剔的人炒掉,自然有她存在的意义。我觉得你看她眼神很温柔,一副宠着她的样子,只是你自己没察觉而已。”他眨了眨眼,很是暧昧的神情。

可是他已经炒了她,他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有些事,没法与他人说,每个人的内心世界都是不一样的,即使同是男人,却各有各的不同,有些事,说不清道不明。就算是好朋友陈瑞,说给他听,他只会给他三个字:神经病。是的,他就是神经病。

“你的意思是你经常在单位宠着女秘书了?”他没话找话的问陈瑞,其实也并非没一点目的。

“怎么会?上下级关系当然还是要分得清,要不怎么开展工作?当然,相处久了,会很默契,但绝不会暧昧。我可以和任何女人暧昧,却不会和下属暧昧。”这是他的原则,他也没说错,尽管他风流倜傥,确实没有和下属出过什么花边新闻。

该死的陈瑞,这句话好象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他越发情绪低落。他的手机短信响起,是安琪发来的:忙完了吗?我对你印象很好,我们继续交往吧,晚安!

他回了两个字:晚安。

“浩子,你今天留在我这算是留对了,药老板是很讲究养生的,其实你也算药老板啊,只是很少人知道,主要是你平时两手从不沾药味。我弄点小偏方,给你出出汗,保证你明早全好了。”陈瑞确实在养生方面是很讲究的,陆子浩只有听他的,一一照做。

星期一,陆子浩神清气爽的出现在办公室,果然,沈佳乐的位子是空的,没有那张温暖的笑脸相迎,本来在意料之中,但陆子浩在路上还心存侥幸,二姐,也许二二的,星期一又来了呢?如果她来上班,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可是,她根本没来。

他的心里有无数个声音在呐喊:叫她来上班。

他昨晚其实想了很久,作为一个坦荡的男人,应该不怕任何风吹草动,叫她来上班,才是真男人的行为,这样的逃避,只是懦夫的表现。

他从未想过会发生办公室恋情,他期待的爱情,应该有相遇时的惊艳,相处时的柔肠百转。沈佳乐尚且可以把他当gay,和他相处公私分明,他就做不到心如止水?把她当女汉子不就好了。他不信他还扛不过一个二姐?

早上九点的部门负责人例会,陆子浩对赵敏说:“你到办公室安排一个人来做会议记录,顺便问一下,沈佳乐怎么没来上班?”他装做什么也不曾发生的样子。

“她没向你请假?她不是由你直接管吗?不用向我报备。”赵敏反问他。

“没有。所以才要你问下情况。”他想死撑。

当赵敏打电话给佳乐的时候,她还躺在老家的被窝里。

“沈佳乐,你在哪?怎么没来上班?”赵敏问她。

“我在老家呢,赵总。”赵敏问她为什么没来上班,难不成陆神没有向她说明情况?

“我……,陆总说不要我去上班了,不信你去问陆总吧。”佳乐回了赵敏。

赵敏一头雾水了,一个要找她,一个说他把她解雇了,这什么事啊!

赵敏疑惑着来到陆子浩的办公室:“浩子,沈佳乐回了老家,她说你炒了她。这……,你们俩,演双簧啊!把我搞晕了。”

“我,上周五是说了几句重话,她还当真了,你告诉她,我说的,要她继续来上班。”陆子浩还是不想直接面对,希望赵敏从中周旋。只是,不久,赵敏回了他的话:“沈佳乐说算了,既然不合老板心意,不来了。”

“好,知道了。”陆子浩没想到二姐还这么坚定。不过,当时是很伤人。

“浩子,到底怎么回事?沈佳乐是很开朗的性格,如果只是做错了事挨骂,她不可能这样不打招呼一走了之的。”她看出了陆子浩的异样。只是他习惯不说,她知道她也问不出什么。

最后她丢下一句话:“解铃还须系铃人,陆总如果真的希望她再来上班,自己出面解决吧。好的员工,值得老板尊重。”

金骏眉一般什么价位

金骏眉一般什么价位 [金骏眉铁罐价位] 创建时间:2022-07-26 09:08:05

很赞哦! (8)